謎情( 五 ) 文 / 小闊葉

    他們順著來時的方向往回走,貝拉走在前頭帶路,到了門前她轉身告別,這時又恢復初見時的開朗,與剛剛冷酷的表情判若兩人,薩利赫凝視著對方思索前後的差異。他一點也不感到意外,在伊本侃侃而談時雖然貝拉沒開口,但對他投射懷疑的眼光,而伊本一定也接收到了,才會如此倉促結束這場會面,這也讓薩利赫開始思考貝拉的角色。

    「歡迎你加入。」

  薩利赫沒想到貝拉竟然主動伸出手,這種西方禮節讓他感到尷尬,然而貝拉卻露出戲謔的表情,微微斜勾起嘴角,很顯然她早清楚薩利赫會有的反應。

  看貝拉的年紀頂多比麗麗略大幾歲,但麗麗像是不經世事的小女孩,而貝拉則似迷樣的感覺讓人難以摸透,幾乎每一刻都有不同的面貌。

 

    離開後年輕人帶著薩利赫與哈桑繼續在小巷裡繞行,沒多久就回到先前第一間屋子,屋內那群年輕人這時對薩利赫的態度熱絡許多,顯然已經認定是同伴。

    「希望有機會再碰面。」從這間屋子離去前,那個帶路的年輕人這樣說。

 

 

 

    「伊本很棒吧!」等走上大街,哈桑對薩利赫驚呼,他的雙眼因興奮而顯得炯炯有神,新的遠景早已在他的腦海裡展開。哈桑把手上的手電筒劇烈晃動以至於讓薩利赫感到極不舒服,將視線轉到另一個方向。

 

    「是不錯。」薩利赫想了一會兒才回過頭,「你跟他是怎麼認識的?」

 

    「他是我同學的朋友,有次邀我去他家,伊本也在場,大夥兒就開始聊天起來。」 沉浸在回憶當中的哈桑忍不住一陣讚嘆,當天情況彷彿又躍上眼前。「天啊,那時薩利赫你真該在場,伊本的演講超棒的,當時在場的人全受他吸引,現在都成為最忠實的支持者。」哈桑興奮說著。

 

    「你們目前有多少人?」薩利赫顰起眉頭問道。

 

    「一開始時大約二十多個吧,後來再透過校園宣傳及網路連結,就像海水漫延,現在已經算不清了。」哈桑一付迫不及待,躍躍欲試的模樣,「伊本說等時機成熟就可以開始計畫革命大業。」

 

    薩利赫沉思一會兒又問,「他平常與你們碰面也這麼小心嗎?」

 

    「不,平常都只能到前屋聚會,今天我也是第一次到後面,伊本真的十分看重你。」哈桑還是一臉興奮。「我們有好幾個聚會場所,這樣才能躲避跟監。」

 

    薩利赫心想,伊本絕不是因為看重自己。八成是因為薩利赫的禁衛軍身份,伊本怕會有埋伏,所以才如此費事安排,知道利用二次轉移目的地來避免跟蹤,光憑這一點,就證明伊本絕不是一個只會光喊口號的年輕人。

 

    哈桑見薩利赫蹙眉不語的表情,也不敢再多說些什麼,兩個人並肩走了一段路,直到撒利赫站在住家樓下時,這才再開口。

 

    「哈桑,你自己的父親也是殉職的榮譽軍人,你搞革命難道不怕有辱父親的名聲嗎?」

 

    薩利赫和哈桑兩人的父親當初一起緝拿叛軍而深入撒哈拉沙漠,卻從此再也沒有任何音訊,兩人後來都被追封為榮譽軍人。哈桑聽到這裡,瞳孔縮了一下,不過又迅速挺起胸講道理,「伊本說這是解救伊斯蘭大地的偉大聖戰,所以阿拉會賜福給我們。」

 

    薩利赫搖搖頭,他不知哈桑是中了伊本多深的毒害。

   

    「哈桑,我的兄弟。」

 

    凝視著冷白銀色的月光,心裡隱隱生出一些寂寞感,薩利赫若有所思,最後問了一句,「你真的相信革命會成功嗎?」

 

    「薩利赫,難道你沒發現鄰近的國家都已經成功了嗎!再說一次,這是一場聖戰。」哈桑依然說的慷慨激昂。薩利赫長嘆口氣,與其說是伊本的魅力不如說是魔力吧,那種會迷惑眾生的領袖氣質。只是究竟會將眾人帶往何處?到底是天堂還是地獄,恐怕連伊本自己都無法預料或控制,薩利赫心裡擔心著。或許在這種動盪時刻還希翼國家的安定是一種奢侈的願望,但自己不是好戰份子,從不願有任何人民無辜犧牲。

 

    回到家中薩利赫坐在客廳靜思默想,直到窗外隱隱開始透出白濛濛的光影,耳邊傳來不遠處那座清真寺的誦唱聲,悠揚莊嚴,讓人身心平靜祥和。

    在第一道金色晨曦射進屋內時,隨著清真寺傳來的禱詞,薩利赫默默隨著宣禮人悠揚的禱念聲:「真主至大,我見證,萬物非主,唯有真主……。」恭敬朝向東方頂禮膜拜,乞求真主的保佑。

 

    隨後薩利赫將房門鎖上,免得被打擾。打開電腦輸入自己的密碼,進入後再打上一組屬於他自己的特別密碼,等畫面出現時,打上幾個字母,看到電腦的反應,他深深皺起眉頭,用手指敲打桌面,雖然心裡已預測出答案,但還是決定再打入另一組名字,他望著螢幕沉思一會兒後,關上電腦走出房間。

 

    國內並沒有伊本.阿德賽兄妹的存在。薩利赫深吸一口氣。

 

    如果他們用的是假名,那這對兄妹到底是誰?

 

 

※※※※※※

    卡里姆少校上校給了薩利赫幾天假期,說穿了就是限期辦妥交辦事項,薩利赫不願輕舉妄動,因此這天下午便離開自家公寓往穆赫塔爾大街走去,他記得沿著旁邊的小巷走到底,那兒有家咖啡館整天煮著極佳的好咖啡。

 

    果然才在街角就聞到濃郁香氣,薩利赫毫不費力就找到那家不起眼的老店,他點了杯黑咖啡與千層酥,坐在那兒消磨時間。

 

    雖然四周人聲雜沓,但薩利赫卻有著在沙漠中相同的孤獨感,沒有任何事物與他有所關聯,色彩繽紛的布料,林林總總的工藝品,看著小販此起彼落的叫賣聲,他們笑著、閒聊著,而他就這麼獨自發呆著。

 

    薩利赫的心裡不是不明白,國家的危機不單是因為近來襲捲中東地區的抗議浪潮,更大的問題是來自於由來已久的國家分裂,再加上其他國家對這塊土地豐厚油礦的覬覦,無時無刻不虎視眈眈的準備生吞活剝這個國家。抬眼瞧見幾個荷槍的民眾走進來叫了咖啡,自從最近反政府軍與政府軍在第二大城發生幾次零星衝突後,許多民眾往這兒逃來,那股不安的情緒似乎也開始四處蔓延,只不過目前還維持著恐怖的平衡,居民努力在肅殺的氛圍中維持正常作息,但能夠維持多久沒人知道。

 

    這裡素有地中海寶石之稱,歷經幾次戰火摧毀洗禮,薩利赫希望這次也能挺住,安然度過。

 

    一口喝完杯內殘餘的咖啡,無意識地望著街道,他明白少校的想法,只挑年輕人這邊壓制,其實就是看準這些人單純好處裡,容易完成任務。但其他的反抗勢力呢?政府是否有辦法阻擋的了,薩利赫輕闔上雙眼,這國家將來的命運他已經再不敢多想。

 

    只不過,想到這裡,薩利赫看了手腕上的錶一眼,斜後方那桌客人已經陪他消耗了兩個多小時,雖然這裡處於客滿的狀態,來往人潮擁擠,但由於那人從他離開家門那一刻,眼神便沒離開過自己身上,因此很確定對方是衝著自己而來。

 

    會是卡里姆少校派來監視他的眼線嗎?這可能性極大,薩利赫心裡暗忖。他屏息觀望一會兒,最後決定起身往外走。

 

    走了兩條街的距離讓薩利赫暗自發笑,現在他肯定跟蹤者不是少校的人了。多麼拙劣外行的手法,不但沒有遮掩行蹤而且竟然神色慌張到引起路人側目。他幾乎有股衝動想回頭教導那人正確的跟蹤方式。

 

    離開市集後,路上人較少了,只有零散幾個婦人經過,黑色面紗下的眼眸不見生氣,全都急促在街上行走。薩利赫轉過街角後,倚在牆上點起香菸,深深吸了一口,瞇著眼看煙管上那一抹腥紅亮光。

 

    「啊!」

 

    跟蹤者沒想到薩利赫竟會停佇在這兒,在轉彎時被身材高壯的薩利赫像老鷹擒小雞一般自領口提起,這人不斷的扭身掙扎,卻仍然被強押進旁邊小巷裡。

 

    薩利赫用手肘抵住那人的咽喉,仔細看,竟然是一個十五、六歲的男孩。

 

    「願神保祐平安,榮耀歸給阿拉。」那男孩顫抖的說著。

 

    「小子,這禱詞不是用在這個地方吧。」薩利赫冷笑,手肘頂得更用力,讓那男孩又嗆咳了幾聲,「快說,是誰要你跟蹤我的?」薩利赫沉聲問道。

 

    「……。」

 

    「快說,不然我就殺了你。」薩利赫拿出腰間的手槍,狠狠說著。

 

    男孩竟然心一橫,索性把眼睛閉起來,對任何的問題都相應不理,一副視死如歸的模樣,薩利赫拿這男孩沒辦法,只好開始搜索男孩身上可疑線索。

 

 

    「這是什麼?」薩利赫在男孩外套口袋裡搜出一張照片,那是一個男人的特寫鏡頭,他拿起照片在男孩眼前搖晃問道。

 

    「白癡!那是你的照片,有人給我五十費爾要我跟著你。」男孩不可置信的看著薩利赫,那表情簡直像是這世界至笨的傻瓜站在他面前。

 

    「那個人有跟你說我的名字嗎?」薩利赫失笑問道,這照片上的男人與自己除了三分神韻相似之外,其他沒有一個地方相同。

 

    「當然有,你的名字是阿布。」男孩不服輸的回答。

 

    薩利赫聽完往男孩後腦勺用力拍下去,壓著對方的頭把照片往男孩眼前貼去,並且指著照片說。

 

    「看清楚,我跟他長得根本不一樣,是你認錯人了,而且我的名字不叫阿布。」薩利赫說道,情緒整個緩和下來,他鬆了一口氣,心裡大概明白是一樁烏龍事件,一切都是自己猜疑心所引起。

 

    男孩愣在那兒半响,接過薩利赫手中的照片開始仔細比對,最後用沉默承認自己的錯誤,他心裡忐忑不安,眼睛直盯著地面不住發顫,因為不知薩利赫會如何懲治自己。

 

    「你快走吧。」薩利赫放開壓制在男孩喉嚨的手臂,揮手要對方離開。

 

    「你……你不殺我?」男孩猛然抬起頭。

 

    「你的目標根本不是我,幹嘛殺你。」最重要的是他不殺無辜的人。

 

    男孩這時臉上的笑容燦爛如陽光,稚嫩雀躍的表情正如他應有的年紀。薩利赫也不禁露出笑容,搖搖頭走出巷子,他越過馬路走到對面。這件事是近來唯一令他發笑的荒唐事,最近的情勢太敏感,任何風吹草動都讓人繃緊神經。

 

    他想起照片上那人,不禁搖頭發噱,兩人完全無相似之處也能認錯,那男孩真的是太粗心大意了,想到這兒薩利赫忍不住回頭瞥了男孩一眼。

 

    那男孩仍站在巷口,正用陰狠的眼神遠遠地瞪著他。

 

 

    這是怎麼一回事?薩利赫看到男孩表情的轉變,想衝過去弄清楚事情真相,卻被一輛急駛而來的車子擋住去路,等到車子開走後,對街早已沒有那男孩身影,只留下薩利赫滿腹疑惑。他走過對街沿著路引領觀望,希望能再發現任何蛛絲馬跡,不過似乎沒多大用處,那男孩早已像自人間蒸發一樣,不見蹤影。

 

 

 

 

                                 ..............................未完待續

 

 

分享給朋友:

作家介紹

小闊葉

小闊葉,原本只是一個熱愛塗鴉的室內設計師,直到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下參加人生第一次的徵文比賽,寫下了生平第一篇短篇文章,從此開始狂熱迷戀上這強烈表達自我的方式。

推薦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