謎情 ( 八 ) 文 / 小闊葉

    薩利赫走到街角停下了腳步,他仰頭望著對街三樓,發現自己出門前沒將房間窗戶關上,屋內白紗正被風吹的在窗外擺盪,胡亂想了一會兒,心裡的那顆石頭也隨著益發沉重起來。

 

    「你回來了!」

 

    薩利赫正陷入沉思當中,冷不防被人從背後一拍,若不是對這聲音再熟悉不過,差一點便使出擒拿術應付,於是他轉過身面對伊人。

 

    「貝拉,妳怎麼會在這裡?」

 

    「你不是找哈桑嗎?我陪他一塊來的。」貝拉笑盈盈說著,「重點是我想看看你家的模樣。」

 

    「我的家有什麼好看的。」薩利赫不知道貝拉是否有看到之前那一幕,眼睛直盯著她想看出任何端倪。

 

    想知道這個屋子是否真像你所說的。」貝拉靠近薩利赫的臉龐,「真、的、沒、有、女、主、人。」她俏皮地說著。然而她靠得如此之近,讓薩利赫幾乎可以探聞她的鼻息,那股淡淡的幽香,牽引盪漾情愫。

 

    「我們還是趕快上去吧。」很顯然貝拉的動作過於引人側目,街上已經有不少人回頭張望,對兩人開始品頭論足,薩利赫只好趕緊帶她上樓,心裡卻又為她這舉動感到悸動。

 

    一上樓便發現哈桑與麗麗正坐在餐桌前喝著咖啡,看到薩利赫兩人趕緊自位子上站起來,

 

    「我是因為聽麗麗說你找我,所以才進來的。」哈桑緊張的說著,他還是懂得禮節規範,但薩利赫的臉色已經沉下來。

 

    「好了,別嚇壞他們了。」貝拉看著情形趕緊出面打圓場,「我們都要搞一場平等的革命,你居然還墨守舊習。」她說。

 

    「但是……。」薩利赫在意的是叔父就住在隔壁,他是家族的族長,若是真要怪罪這孤男寡女單獨待在屋內,也是可以找兄妹倆麻煩的。

 

    「哈桑跟麗麗已經訂婚,請讓她們有些許相處上的自由吧。」

 

    貝拉走過來拉著薩利赫手,笑說:「你看,我跟你沒有任何關係,現在不但人在你家,而且還牽你的手,請問你要如何懲治我呢?」說完又露出那魅惑人心的笑容,讓薩利赫一時語塞無法回答,只能訕訕看著她。

 

    「我…我…並沒有阻止他們,只是不希望在家裡。」尤其沒人在場的時候,薩利赫心裡想。

 

    「好啦、好啦,你最開明了。」貝拉一邊說著話安撫,另一隻手在背後對哈桑擺手勢,要他趕緊下樓去,哈桑見狀趕緊一溜煙跑下樓。

 

    「我也先下樓了。」

 

  她說完逕自起身走出門,到門口時頓了一下又回過頭說道:「我們即將有一場硬戰要打,妳就別再跟你妹為了這事破壞感情了。」

 

    薩利赫像是猛然被敲醒,貝拉說的沒錯,往後會發生什麼事沒人可以預料,甚至連生死都無法安排,側過臉發覺麗麗滿腹委屈坐在餐桌前,薩利赫看著她,久久一聲嘆息。

 

    「其實當妳十七歲時,我就該讓哈桑迎娶妳,自從父親過世之後我就開始思考這件事情,只是那時原本是想等他念完大學再說。」還有自己也捨不得唯一的妹妹出嫁,薩利赫心裡想。

 

    「或許這樣的決定還太早,但等這事情過了,我會叫哈桑馬上來迎娶。」他說。

 

    只見麗麗點點頭,兩頰駝紅,不知是否因剛剛與哈桑單獨相處還是薩利赫提起這件親事,頭低的更低了。

 

「但這段時間妳一定要乖乖待在家裡,知道嗎!」薩利赫嚴謹的輕聲警告著:「不管發生任何事情都一樣。」

 

    麗麗看到薩利赫凝重的臉色只敢點頭答應也不再多言,她憂心忡忡望著哥哥,薩利赫勉強牽動嘴角,隨後便走出門,在吉普車上薩利赫回過頭,依稀看見麗麗站在陽台上凝視,那豔陽刺目的光線讓她的身影看起來似乎更渺小。

 

 

    「貝拉呢?」薩利赫在車上不見貝拉,便問坐在副駕駛座上的哈桑。

 

    「她說她先回去了。」

 

    「嗯。」口氣中帶著些許的失望。

 

    「大哥,很高興你能成為我們的夥伴。」

 

    在一台載滿軍人的卡車從旁邊呼嘯經過之後,哈桑興奮說著,他試圖打破僵局。那車輪所揚起的塵沙讓薩利赫皺起眉頭。

 

    「希望對事情能有所幫助。」

 

    「一定會的,大哥是我見過最有膽識、最有謀略的人了。」

 

    我並不是!薩利赫在心裡沉痛的想著,連自己親人的生命都無法保護,他打從心底瞧不起自己。

 

    車上收音機這時中斷了音樂,傳來播音員嚴肅的聲音:

 

    『請注意,國家人民委員會通過即日起開始實施全國糧食強制限額配給,請國民依照下列分區調度……。』

 

    聽到這裡立刻將收音機音量轉更大,他無法相信自己的耳朵所聽到的一切。

 

    「天啊!」

 

    哈桑在一旁驚呼,薩利赫將車停靠在路邊,放眼望去,連其他車輛的駕駛也全都不顧危險停下車,大家都想知道更多的細節,於是全聚在一塊討論這件事。薩利赫看看情況便又發動引擎,繼續往前駛。

 

    一路上他開始思考這件事所帶來的嚴重性,糧食缺乏會讓整個國家陷入不可控制的混亂,而哈桑也明白這問題,不停在薩利赫耳邊激動叫罵,讓薩利赫必須花上雙倍的注意力來開車。

 

    他們順著舊城的街道,經過一間汽車零件倉庫,將車停在這裡的停車場之後,下車走在一條髒亂、貧窮的街道上,這裡光線昏暗,周圍全是擁擠不堪的房子,還有幾間曾被炮毀的半傾樓房,不一會兒兩人在一棟水泥灰牆的公寓前停下腳步。

 

    「這裡是哪裡?」

 

    「這裡是我們的指揮中心。」哈桑說完便匆匆帶薩利赫上樓,「之前碰面那邊是我們聚會的場所。」

 

  「防範的這麼謹慎?」

 

  哈桑似乎看出薩利赫心中的不悅,連忙解釋:「不是針對你,每個新進的兄弟都是這樣的。」

 

    薩利赫並不是因為自己的不被信任感到不適,而是對伊本種種行為感到懷疑,一個尋常老百姓會有如此複雜又縝密的心思嗎?現在看來並不是如此,他看了哈桑一眼,大概只有支持者是單純的。薩利赫心裡暗忖,心情越發凝重。

 

 

    撒利赫隨著哈桑爬上三樓,他將眼光投向昏黃狹長的公寓走廊,那裏只有一盞小燈泡照射在剝落的牆壁上。長廊兩側起碼有十多戶住家,哈桑敲了其中一戶大門,立刻有個滿臉虯髯的男子來應門,不過在這同時,旁邊幾戶同時有人探頭察看,看那些人的打扮與神情,撒利赫估計至少這層全是他們的據點。

 

    「進來吧。」

 

    那人側過身讓兩人通過,一進門薩赫利發現簡直像是一座小型兵工廠。牆邊四處豎滿槍枝,甚至還有一筒火箭砲,屋裡有十多人正在各自負責的位置上忙碌著,薩利赫注意到分工十分仔細,每個人相當有紀律在執行工作。

 

    伊本正在另一間房間等他們,一見面立刻又堆滿笑容。

 

    「願阿拉保佑平安。」

 

    當他親吻薩利赫臉頰時說著,接著介紹坐在窗邊皮椅上的男子,那人身材魁梧壯碩,正盯著窗外戒備著,

 

    「他是阿莫思。」另外還有兩個站在伊本身邊較年輕的年輕人,不過伊本並沒有介紹,薩利赫也沒多問。

 

    薩利赫與阿莫斯互點頭致意後,伊本開口說話。

 

    「你有聽說剛剛政府下達糧食限令嗎?」

 

    薩利赫點點頭表示知情,伊本笑了一笑,「人民一定會很快受不了,所以我們要加緊腳步進行第二步計畫。」

 

    「你的計畫是什麼?」

 

    「我們已經跟班加西港的革命份子取得共識,目前陸續有其他城市加入,我們準備同時進行。」

 

    「我們這邊的動作是什麼?」

 

    「你看,這些是目前我們有同伴的城市。」伊本攤開桌上的全國地圖,先圈出幾個城市後,然後再拿出本市的街道圖,開始比劃。

 

    「我們準備從這裡開始行動……然後在那裏和另一邊配合支援……。」他用黑筆在圖上畫出根據點和路線圖,完全沒說出地名和方式,薩利赫緊捏著口袋裡的竊聽器,不發一語。

 

    「你準備什麼時候發動攻擊?」

 

    「大家開會討論後,決定在……這幾個日期中選擇。」伊本在圖上寫下了三個日期。

 

    「但是單憑外頭那些武器是不夠搞革命的」薩利赫提醒伊本。

 

    「當然是不夠,我的兄弟。」伊本停下筆,笑得嘴往兩頰裂開,「不過這完全不成問題,理由很簡單,槍枝每個人家裡都有,那絕對不成問題,主要在後援彈藥,糧食,交通運輸,及醫療上,只要我們有辦法源源不斷提供,那勝利就在掌握之中。」

 

    「你有辦法大量提供?」薩利赫驚訝。

 

「這就是我的問題了,而你能做的就是幫我們繪出平面圖。」

 

    「之前難道沒有試過讓你自己的人滲透進內部嗎?」薩利赫問,他們的行動不可能唯獨缺他這一環。

 

    伊本點點頭。

 

    「試過兩次。」他說。

 

    「結果如何?」

 

    「第一個人的屍體被發現漂浮在一條下水道,胸部中一槍。第二個人沒有留下任何蛛絲馬跡就失蹤了。」

 

    薩利赫沒說話,那人胸部的那一槍正是他開的。

 

    「還有問題嗎?」伊本問薩利赫。

 

    眼見無法再推辭,於是薩利赫向伊本要點東西,「能給我紙跟筆嗎?」他說。

 

    伊本立刻清出桌面,薩利赫憑著記憶畫出總統府的內部平面圖。

 

    「一樓全是部會辦公室,從大廳這裡的樓梯上二樓後,最中央是總統辦公室,左邊是秘書室,右邊兩間是侍衛房……。」薩利赫邊繪簡圖邊解釋,只是不知是否是自己多心,雖然伊本一副很專心傾廳的模樣,但薩利赫感覺到對方並沒有花多大心思聽自己的解說。

 

    「那總統平常最常待的地方是哪裡?」

 

    伊本身邊那個年輕人像是不經意般的隨口問了一句,卻讓薩利赫心頭一震,他不知道自己該如何回答,更懷疑起這人的身分與目的,一般人根本不會知道總統平時並不在自己的辦公室裡辦公。

 

    「你問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薩利赫升起警戒心問道,那年輕人這時放聲大笑,伊本走過來拍著薩利赫的肩膀,「早聽說他不但後宮佳麗三千,而且連秘書和貼身保鑣全是他的情婦,所以想也知道總統怎麼會有時間辦公。」伊本如此解釋。

 

    屋內的人全部都哄堂大笑,態度相當曖昧,只有薩利赫笑不出來,這感覺就像疾駛的汽車硬是煞車轉彎一般,極不自然而且刻意,他開始懷疑對方根本就知道總統真正的所待地點不是在總統府,要平面圖只是一個幌子,伊本到底知道多深入?薩利赫斜眼瞥伊本一眼,心裡開始揣度,感覺上似乎只知道另有幾個藏匿處,但實際位置尚未摸清楚。

 

    伊本為了緩和氣氛,非常仔細為薩利赫講解他們全盤計畫和人力佈署,看著他在紙上畫著簡單的圖表,沙盤推演各種狀況。薩利赫開始佩服伊本的能耐,還真有些軍事頭腦。這人看似單純又感覺深沉,心懷偉大抱負卻又像是另有目的,就像貝拉一樣,一直有讓人摸不透的面貌。

 

    最重要的是薩利赫至今仍查不出他們任何的資料,這最讓人感到疑惑,想到這裡他突然抬起頭問伊本。

 

 

    「怎麼沒看到貝拉?」

 

    伊本沒料到薩利赫突然問他這事,表情極為古怪,點燃一只香菸後,過一會兒才開口。

 

    「她另外有事不在這裏。」

 

    「……。」說不出心裡那股些微的惆悵感,薩利赫從沒有這麼想見一個人。

 

    「你這麼想見她?」

 

    不知為何,薩利赫覺得伊本語氣略帶挑釁,他沒回答,伊本慢慢地將煙灰彈在水泥地上。

 

    「好了,待會這裡還有事要做,今天先到此為止。」伊本斷然宣布,現場幾個人對這突兀的決定感到訝異,但顯然不敢有任何異議,於是大夥兒相繼離開房間,薩利赫走在最後,但他可以感受到背後那雙怪異的眼神。

 

    「哈桑,你剛剛有感覺到不尋常的氣氛嗎?」

 

    走時,薩利赫拉了哈桑一把,但哈桑似乎渾然沒有感覺,正顰著眉低頭看著伊本最後塞給他的一張手寫紙條,上面寫滿了密密麻麻字跡,薩利赫靠過去時他趕緊收進外套口袋裡,神色頗為緊張不自然。

 

    「大哥你想到樓頂上走走嗎?那裏風景不錯。」

    哈桑突然提議,他不待回答便逕自往樓梯走去,薩利赫只好跟在後面,他心裡有許多疑點想問哈桑,今天來到這邊讓他產生極大的困惑,明明哈桑曾說過他們只是一群單純的年輕人,既沒組織也沒武力,可是這邊的陣仗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

 

 

    「我相信將來一定是個美好的世界。」

 

    在階梯上哈桑沒頭沒尾丟下這一句之後便打開頂樓木門往外走出去。

 

 

 

             ......................................未完待續................................

分享給朋友:

作家介紹

小闊葉

小闊葉,原本只是一個熱愛塗鴉的室內設計師,直到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下參加人生第一次的徵文比賽,寫下了生平第一篇短篇文章,從此開始狂熱迷戀上這強烈表達自我的方式。

推薦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