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離 文 / 蔡小宇

一顆心可以碎多少次?

我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可以撐著不崩潰。也許,有一部份的我已經死去。我每一刻都希望自己可以死掉,假如,靈魂可以直奔樂樂身邊的話。

這個中秋假期,帶樂樂回台灣過節。在樂爸的要求下,我沒有帶樂樂回蘭嶼。

我不知道準備了多久或預習了多少次,但真實得面臨還是好痛。

只是一個月!媽媽這樣說。只是一個月!男友這樣說。只是一個月!我對自己這樣說。

這四年多來,我們都不分開過。如同我說"要熱戀的人分開真是要命"一樣,我現在的心情就像是失戀一般。

每天都有起床、有吃飯、有睡覺、照常散步、爬山、游泳、與人交談嬉鬧、練習烏克麗麗、上網、聚會喝酒。

然後任何事情告一段落或是進行到一半,我的眼淚就會掉下來。

我想我女兒。

分離好困難,我好不願意習慣。

因為瞭解樂爸和樂的情感牽絆,因為體諒樂爸對樂也同樣的不捨,所以還是讓樂樂回到爸爸身邊。小樂在父親家有比較多的孩子玩伴、讓樂跟父親多培養感情、說不定之後樂可以上學在一個地方然後放寒暑假在另一個地方云云。我可以逼自己找許多理由來說服自己:樂樂跟著樂爸生活真的沒有不好。

可是我並沒有辦法不要心痛。

中秋節前夕遇上颱風,我想盡辦法加上十分的好運氣把樂帶出蘭嶼。我強忍住情緒說服樂樂跟我分開,我親手把自己的心肝送到另一個(跟我一樣深愛樂樂的)人手上,我沒有辦法不怪我自己。是我讓自己那麼難過。

男友說得沒錯,我明明那麼想要樂樂跟我一起生活,為什麼不爭取?

可是我只知道我不可以讓樂樂做這樣困難的選擇。如果當一個父親想要爭取他的女兒、當他拉扯著我的寶貝,如果我不放手,難道把樂樂切成兩半嗎?

分離一向很難。我好捨不得、我心好疼、好痛苦。可是那是我要自己面對的事。對嗎?

我只是希望妳快樂。我還是一樣不勇敢、我還是一樣很脆弱不堅強。妳一離開我,我就哭個不停、我沒有辦法也不願意克制。

可是我希望妳快樂自在。妳有很多愛妳的人在妳身邊,妳不用為難。

媽媽說我們只是物質層面沒有在一起、男友說我們只是身體分開,我們的心靈還是在一起的。很好,大家都好會說這種話。即使我並不會比較好受。不管怎麼樣我都不會比較好過。

孩子,我們很快會再見面。我和妳父親不再相愛、無法一起生活所以我們分開。可是妳無論到哪裡,都有我們滿滿的愛與祝福。也許他們說得沒錯,我的心,不會跟妳分開。

分享給朋友:

作家介紹

蔡小宇

蔡小宇 33歲的單身媽媽,育有一個5歲女兒。 在台北出生,台北長大,在台北結婚、生子、離婚。 在女兒四歲的那年夏天,帶著她到蘭嶼打工換宿。 一對從城市來的母女,在海島上意外開啟生命新的篇章。 然而追求夢想卻被迫與女兒分離。 自此,人生歸零,重新開始……

推薦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