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平衡。 文 / Naomi

  分手的第22天,妳一如往常,在下班後拖著轟炸一天的身體往東區走去。

 

「每個星期固定的兩堂熱瑜珈,一個月上8次,兩年的會員,平均下來一堂課不到200元。」妳記得那個甜美的會館顧問Amy,當初很熱心地在妳和男朋友面前按著手中的計算機,霹靂啪啦算出讓人心動的折扣。

 

「想流汗就和我去跑操場就好了。」那段時間,你們關係很糟,妳很在乎他對妳處理事物的方式是否滿意,而他對妳的耐性隨著相處越來越少,最後只能選擇分道揚鑣。

 

「Namaste !」老師在每次上課的致意就這一句話。她雙手合於眉心輪,向教室裡所有的學員點頭,妳慢慢將手帶到心輪的位置。很久以前,就聽說心輪是掌控關係、愛、與熱情。

 

  妳在合掌回禮時,悄悄的嘆了口氣,今天的心,好像空了。

 

  教室的溫度隨著體位的變化和呼吸次數的增加越來越高,練習了一年多的時間,妳已經掌握了循序漸進的學習方式,不急不徐,表情安然。在一個平衡的動作,老師加強了進階的難度,汗水從額頭潸潸落下,幾乎讓妳睜不開眼。在自己快要撐不住這樣的角度時,台前傳來了這一句話。

 

「不要忘記身體的聲音,它會告訴你,什麼是最適合現在的自己。」

 

 妳聽了之後,忽忽流下了淚,在紫紅的yoga墊上,眼淚和汗水兩者的交界,妳漸漸慢慢分不清楚。到底人生的這一條路上,哪些事情最難? 妳記得有一個作家曾經在專欄裡寫過這一句話。

 

難,就像是妳的身體在告訴著自己,現在的妳,一個人,卻還來繼續圓著曾經是兩個人的愛。」

 

  難,就像是明明想要一段可以穩定的感情,卻每一次都在快要開花結果時大失所望。妳依稀記得最後他說: 「孤獨地走著自己的路最難。」

 

「不要憋氣,記得呼吸,不要跟別人比,跟自己比就好。」妳喜歡挑戰難度,卻很難體會肌肉鬆緊之間的拿捏,老師走到妳的身邊,輕輕地調整了妳的姿勢,只是一個動作的改變,頓時身體安定了許多。

 

 妳似乎想到了些什麼,原來每一次談戀愛自己總是特別用力,這一次也不例外。妳急於安定,而他只是想要一些輕鬆隨意的關係。妳要生孩子,組建一個家,妳以為這是愛情的擔當,所以把太多的未來放在現在的關係中,認為這樣就會離幸福更近一些。

 

 妳從來沒有時間好好體會他想要的愛情,因為妳連一眼都無法離開自己的腳步。所以妳以為的親近就是相同,為了確認彼此有所共識,妳花了絕大多數的精力和他在爭論那些關於是非的選擇,卻花很少的時間累積彼此的眷愛。

 

 今天下課回家的路上,妳依舊披著疲憊,卻多了一份前所未有的怡然自得。

 

 原來,在愛情裡,最會讓人念念不忘的,不是一個人的掏心掏肺,而是兩個人在一起時的姿勢好看。

 

 妳第一次聽懂了幸福的聲音。 它說不必仰望我,因為愛,才是妳的風景。

分享給朋友:

作家介紹

Naomi

《學歷》

紐約市立大學心理學碩士 俄亥俄大學特殊教育學碩士

《經歷簡介》 長期於全國各學校、醫院、企業機構講授心理衛教之課程,並常受邀於廣播、電視等媒體提供諮詢,解答各種心理疑問,,對於助人工作有相當高的熱情與關懷。專長研究心理學、性別議題及人際關係,臨床治療經驗豐富。

推薦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