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一號,華人第一「愛情」入口網站。所有關於「愛情」的問題,都可以在這裡獲得答案。



殺人的愛 文 / 鮮大王

這是個真實的故事。

年輕的時候,他是個無法專心的人,工作與感情。尤其是感情。他無意造成什麼結果,他只是順著感覺過日子,就像河中樹葉,也像風中沙。闖進哪處的美麗的花叢就採些美麗的蜜,對他來說不是人生觀也不是感情觀。甚至與負責無關,他沒意會到忠貞,更沒意會到感情道德,那些詞彙,對他而言也只是詞彙。但無論床第或街市,從最隱私到最公開的部份,他從沒觸犯過法律。他無所謂別人取笑他,也不享受那些羨慕的言語。他只是順著河流,順著風飄,嫉妒與羨慕倒不是他要的果實,他從沒為了這兩個目的而彎身採蜜。
就像有些人生來就有錢,有些人生來就能唱歌,有些人生來就可以邊掃地邊在麻省理工學院的教授公佈欄上解開數學難題。他的異性緣,對他來說只是理所當然的一種天賦。

他的每一段(當然有很多段確實重疊的)感情,沒有動機、沒有惡意,甚至可以武斷的說句他沒有意識,因此完全沒有積極處理。說他不負責是不精準的講法,總的來說,他不覺得感情這件事情還能怎麼負責,喜歡幹就幹,不喜歡幹就結上褲頭鈕扣提分手。還能怎麼負責?


他的風波多,也實在不能不多。感情世界她來她去,床上的她的痕跡與她的香氣,是他不願花心思掩飾的事情,就像個笨拙的連續殺人兇手,總是在監視器裡留下犯案的影像,甚至於臉部與手部的特寫。當然,比喻只是比喻,談戀愛不會犯法的,這個社會還沒瘋狂到會專門為感情制定法律條目的地步。

他是個混蛋。他是個爛貨。他是個劈腿狂,還好他只有該死的兩條腿。他做完愛會哭得像個小孩,他其實只是缺乏愛。你認為被他搞上的那些女孩都是自願的?我聽說啊…….。
這些話語越來越多,他的生活就浸泡在別人的不堪談論(多半是鄙視與夾著髒話的情緒性字眼)裡,以及帶著惡意的嫌棄眼神,彷彿他全身綁滿威脅世界的毀滅性武器。

這樣過了二十三年。
「二十三年了,終於遇到她。我知道,她就是我愛的那個人,從今天起,生存在這個世界上,我終於比寄居蟹高明了一些。」那天下午他特地約了我出來說。我們各點了一份勁辣雞腿堡,我吃著薯條他吃著漢堡。
「我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我就是確定了。」

前一陣子,他很少出現了,大家都知道他交了個讓他專心的女朋友,但提到他的名字,還是不免把輕蔑與不屑注射到評論他的話語裡。我聽了難受,但知道即使他聽了,會一如以往,並不難受,於是自己也就漸漸的不感到難受。所有認識他的人,都有權利從自己的視角發表出自己對這副場景的素描,無需交代。

他結婚那天,來的朋友都算是有交情的。大家光明磊落的談論他如何的終於尋找到自己的真愛,臉上滿是祝福。大家也躲躲藏藏的談論他的多情,即使那是從前,但未來難保不會是從前。


很久沒聯絡了。再一次聽到她的消息,是我終於找到了一個女朋友的時候。那時我每天都做愛,快活的很這種感覺,那是他這種多情種所無法感到的暢快。我很容易的就格外珍惜這兩者,並且維繫。維繫女朋友也維繫做愛。

他妻子來找我那一天,先打了通電話給我。那時我住在台北,那段時間因為前述的原因,房裡充滿性愛與伴隨而來的呻吟。
打開門的時候,衣服已經換好,但不必要的心虛還是貼在臉上。那像是灑了一地自己花錢買來的糖果的尷尬。
她主動來找我,我記得她,這讓談話很快的進行。我沒有太多的發言,因為提供資訊的都是她,我只能接收。我們就站在門口,沒有客套沒有陌生沒有突兀沒有坐下像要認真討論一件事那般莊重。我只想快點回被窩。

「他對我很好。像是鑽石商對待一顆完美鑽石一般的對待我。我知道他的過去,他與某些過去還成為了臉書上的朋友,他沒有要隱瞞我什麼。如果你夠聰明並且也夠了解他的話,你會知道,他無意隱瞞我什麼。他這輩子註定愛我。我從他的眼神裡看得出來。你看得出來誰是真的愛你的,這是每個人都擁有的本能。當然犯錯也不少,人很難在感情裡揪錯,因為甜蜜總是使人分心。

「但我知道他是真的。我只能這樣告訴你。當然,末日已經過了,但這是末日也無法抹滅的事實。他自己也知道,你可以從他的神情中看見他對我的虔誠。他待我甚至如神。我受寵若驚卻又甘之如飴。我們就這樣過著開心的日子。我們在台東鹿野生活。

「半個月前,我感冒了。流行性感冒,症狀不怎麼明顯。他照顧我兩天,無微不至。就在我退燒的那個夜晚,他堅持的親吻我。我吸吮了他的舌頭。從那天算起,四天後,我感冒痊癒了,他卻染上感冒了;九天後,他併發症心肺衰竭,晚上十點半死亡。」
他死了。對於這個事實,她不像是透過嘴巴告訴我的,反而像是裝在盒子裡以沉甸甸的姿態交到我手中。


「就這樣,他對我的愛,這樣殺死了他,』她抬頭看著我,沒有表情的。
『連莎士比亞都沒想過的悲劇。」

傳達死訊之後,她走了。

關上房門,回到房間竄進被窩,我似乎感覺勃起。摸了摸女朋友,沒有下文,慢慢睡去。

分享給朋友:

作家介紹

鮮大王

愛情趨勢調查員。

推薦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