謎情 (十三) 文 / 小闊葉

 ※※※※※※

  狂風怒吼。

 

    麗麗緊跟著貝拉來到這棟廢棄的廠房,強風颳過鐵片的聲音更顯刺耳淒厲,她們走上通往天井的樓梯,在走近一處平台時,貝拉用力扯幾下旁邊的繩索,平台突然開始往上升。

 

    「這是什麼?」

 

    「起重平台,是用來運送重物的升降梯。」貝拉回答,「這間廢工廠是我們目前臨時的總部。」。

 

    升降台上升後停住,他們倆走了出來,貝拉快步走過一條長長的通道,右側是一排沒有一扇完整玻璃的窗戶,提供了底下街道和附近的遼闊視野。麗麗見到幾個原本跟哈桑熟識的朋友,他們相互點頭招呼,貝拉走到一處轉角要麗麗趕緊跟上,直走到一扇門前才停止。

 

    推開門,麗麗發覺這裡看起來像是一間會議室,正中央有一張大圓桌,房間左側的牆壁有幾扇小窗,而其他兩面牆則是掛了許多張地圖,圓桌上方吊著一盞日光燈,這是這房間唯一的光源。

 

    「總算來得及,當哈桑被捕時,我就認為妳也會有危險。」說話的人正是伊本,站在燈下的他雙手抱胸,兩眼專注的盯著麗麗。

 

  「再晚十分鐘妳就會被禁衛軍抓走了。」他說。

 

    麗麗這時才整個人鬆懈下來,忍不住讓眼淚潰堤,她轉身抓著貝拉的手,哀求著伊本兩兄妹能去救哈桑與自己的哥哥。

 

    伊本面露驚訝,這時麗麗拿出薩利赫留給她的紙條,上面表明他將去找卡里姆少校,尋找任何一絲可以救援哈桑的希望。

 

    「照這情勢看來,薩利赫一定也被逮捕了。」卡里姆少校怎麼可能會放過自投羅網的獵物呢,薩利赫居然不懂得自保,伊本想到這裡不禁開始惱怒。

 

    麗麗這時又忍不住放聲哭泣,貝拉讓麗麗靠在她肩上,輕輕拍著背脊安慰,眼睛直望向伊本。

 

    「我們當然會去救他們,只是這需要謹慎計畫。」伊本想了好一陣子,然後說:「他們都是我的兄弟。」

 

    「但是他們不是被關在戒備森嚴的監獄裡嗎?那要怎麼救?」麗麗抽噎的問伊本。

 

    「妳放心,我們絕對會盡全力搶救。」

 

    「對!他們兩個都是很重要的家人,絕對不能放棄。」貝拉也在一旁說道,她拿出手帕為麗麗拭淚。

 

    聽見這話,麗麗這時才淚中帶笑,她緊握著貝拉的手:「那天在我家,你和我哥哥互相凝視的神情,我知道他是喜歡妳的,而妳對他也同樣有好感,對不對?」

 

    貝拉一聽連忙低下頭,她偷偷瞄伊本的反應,只見他面無表情保持沉默,只有揮手示意要貝拉帶麗麗離開,於是貝拉趕忙拉著麗麗往外走,她說:「我先帶妳去休息,晚一點再聊。」

 

 

    「大哥真的是一個很溫柔的男人,而且非常勇敢又聰明。」

 

    在走道上,麗麗急著對貝拉強調薩利赫的優點,這麼多年來她第一次看到大哥對女人動心,只見貝拉這時露出淺淺微笑,說著:「我知道……。」

 

    來到走道末端,貝拉打開其中一扇門,說道:「這是妳的房間,我的房間就在妳的隔壁,如果有事的話可以來找我。」

 

    「嗯。」

 

 

    麗麗她探頭觀察屋內,只見牆邊簡單的擺放一張行軍床,旁邊有個木箱充當置物床頭櫃,再來就空無一物了,雖然比不上家裡舒適,但是在這樣危難的時刻,可以有個遮風避雨的地方就應該感謝真主了。

 

  「妳就先暫時當作自己的家吧。」

 

    貝拉說完後,輕輕闔上門,讓麗麗獨自待在房間裡,自己快步走回會議室,然而推開門時發覺伊本仍站在原地等她。

 

    「妳竟然背著我去薩利赫家!」

 

    這舊廠房隔音設備不佳,伊本壓低聲音輕吼,只見貝拉低下頭沉默不語。

 

    「現在是非常時期我不跟你計較,但是希望這種事不要再發生了。」

 

    「我知道。」

 

    「那……妳跟他?」伊本還是在意,他緊盯著貝拉的雙眼問道。

 

    「不是你所想像那樣,請不要誤會。」

 

    「但是連我都看得出來他很喜歡妳。」

 

    「但是!你也知道我不可能跟他在一起,不是嗎?」貝拉柔聲說著,伊本聽到這裡才緩和自己的情緒, 貝拉露出嫵媚的笑容,她輕輕執起伊本的手,「你不會因為這個誤會而不救他吧?」她說。

 

    伊本倏然甩開貝拉的手,怒道:「原來妳這樣低聲下氣的原因是怕我不去救他。」

 

    貝拉還是維持原本的笑容,只是有些僵硬,她看著伊本怒不可支的大聲叫罵,他用力拍下桌子。

 

    「妳心裡想些什麼我不會不知道?但我要慎重告訴妳,不要當我是會趁人之危或是會公報私仇的小人。」

 

    「伊本怎麼了?」幾個守在走道的人聽到爭吵聲,連忙衝過來,打開門發現是他們倆兄妹起口角,個個面露尷尬,問道。

 

    「沒事,只是在理念上有些不同,比較大聲討論罷了。」伊本對那幾人解釋,接著交代他們幾件事便打發出去。

 

    「去幫我找賽里跟阿莫斯過來。」

 

    貝拉睜大眼看著伊本,只見他淡然的說著:「妳不是希望我救他嗎?那就要趕緊行動才行。」伊本的表情冷漠讓貝拉猜不出他心裡真正的想法。

 

    「不過我還是要警告妳,回教國家不比西方,你的行為尺度絕對不能越矩。」伊本不放心,再次提出警告。

 

    「我知道。」

 

 

    在響起一陣敲門聲後,賽里跟阿莫斯走進來,貝拉和伊本的談話這才結束,他們四個人一起在圓桌前坐下來,伊本首先開口。

 

    「我想大家都知道哈桑被抓了,現在連薩利赫也被抓,我是想問兩位有什麼看法。」

 

    賽里看看其他三人,說道:「我先派人去調查這兩人被關在哪裡。」

 

    伊本撫摸下巴點頭,阿莫斯接著說:「我覺得最有可能的地方若不是西郊監獄的話,就是被關在『吸塵器』那邊。」

 

    貝拉不解看著對方,阿莫斯繼續解釋,運氣好的話,被判在西郊監獄頂多終生監禁勞改,最壞的狀況是送進位於總統府旁一座禁衛隊的營地,說好聽是審訊調查牢房,其實幾乎都是在那裏面嚴刑拷打後就直接推向廣場行刑,進去的犯人全都是有去無回,因此被稱為吸塵器。

 

    阿莫斯這番話換來貝拉一聲驚呼,她睜大眼望向伊本,沉默一會兒後伊本才開口,「這跟在班加西政治監獄的情形差不多,看樣子可能剩下的時間也不多了,你們先去確定他們的所在之處,要趕緊救人才行。」

 

    於是賽里先行離開,伊本用眼神示意貝拉,於是她只好訕訕起身離去。等關上門之後,阿莫斯回過頭問伊本。

 

    「我覺得若是被關到吸塵器裡的話,營救的困難度太高了,尤其一次還要救兩個人。」阿莫斯壓低聲音問。

 

    「我知道。」

 

    「可以放棄他們嗎?」

 

    「不行。」伊本斷然說道,他看了門口一眼,才繼續對阿莫斯說:「薩利赫對我們而言太重要了,他是我們這邊唯一清楚總統一切作息以及秘密住所的人」

 

    「可是……。」

 

  伊本揮手阻止阿莫斯的話,他嚴肅的看著窗外,在蒙上厚重灰塵的玻璃外,隱約看的出蔚藍的天空。   

 

    「我知道該怎麼做。」他說。

 

 

                               ............未完待續..................

 

 

分享給朋友:

作家介紹

小闊葉

小闊葉,原本只是一個熱愛塗鴉的室內設計師,直到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下參加人生第一次的徵文比賽,寫下了生平第一篇短篇文章,從此開始狂熱迷戀上這強烈表達自我的方式。

推薦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