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一號,華人第一「愛情」入口網站。所有關於「愛情」的問題,都可以在這裡獲得答案。



謎情 (十四) 文 / 小闊葉

※※※※※※

    電話響了幾聲後,卡里姆才接起,簡單說了句:「喂?」

 

    「報告少校,薩利赫經過一整夜的拷問,還是堅持不願吐實。」電話另一端報告。

 

    「我馬上就來。」

 

    他放下電話後,起身走進公寓的浴室去洗澡刮臉,他的身材瘦長,兩頰深陷,更凸顯他的鷹勾鼻,雖然已經年近六十但那雙灰褐色眼睛總令人不寒而慄。

 

    他是當今領導人眼前的紅人,在十二歲當人質時學會如何殺人後,從此他便知道自己在這方面過人的能耐。

 

    進入軍隊之後,由於得到上司的賞識,一路平步青雲,當長官成為國家領導人時,自然而然他也成了長官非常信賴而且總能不露蛛絲馬跡地為主子除去目標的殺手,表面上他是國家禁衛軍隊長,私底下是總統的秘密殺手頭子。

 

    若說唯一的遺憾,就是四個老婆都沒為他生下子嗣,連同這幾年在外的情婦也同樣不爭氣,這件事讓他十分惱怒,認為這些女人不夠盡責,只是她們在床第間的順從讓他毫無征服的快感,幾乎完全提不起興致。

 

    加上另一件更讓他惱怒的,就是這陣子常常無緣由的胃痛。每次毫無預警的劇烈疼痛,使他心情更加惡劣。像今早絞痛刺骨,又接到這通電話,讓卡里姆把氣全怪到薩利赫身上。

 

    換上軍服後坐上公務配車,開車的是一個很年輕的士兵,體格很好,身材魁梧。卡里姆一向不喜歡過於瘦小的部屬,那讓他感到極端不悅。

 

    「先到審訊牢房。」

 

  他對駕駛下達簡單明命令,從後視鏡他看到對方眼神透露對自己絕對的服從,他滿意的點點頭,隨後頭靠在後座椅背上,皺眉輕撫自己的胃部,他很想看看薩利赫被刑求整夜後的模樣,近乎渴望的悸動,想到這裡竟讓他的胃感到舒適些。

 

    「長官好。」二十分鐘後抵達這棟灰黑的矮房,一進門士兵便趕緊敬禮並且為卡里姆開啟通往地牢的鐵門,門一打開他就微蹙起眉頭,好一陣子沒有過來這裡,那股自地底竄上來的氣味讓他做噁,胃又開始抽痛。

 

    在樓梯上他停下腳步,等眼睛適應昏暗的光線,接著再讓人打開底層的鐵門,環顧四周,幾乎每間牢房都發出呻吟聲讓他感到十分滿意。

 

    他故意拿起一支警棍隨著腳步在牆上慢慢拖曳過去,透過門上小小的視窗看過去,每一個人瑟縮在牆角,當警棍畫過鐵門,發出刺耳尖銳的聲音時,裡面的人就會開始撕聲尖叫,手抱著頭縮的更緊,那種發自內心最深處的恐懼讓卡里姆開心極了。

 

    「他在哪裡?」卡里姆轉過頭問跟隨在後面的守衛,他們趕忙為卡里姆帶路,往地牢的最深處走去,裡頭潮濕夾雜腐敗的血水味直接刺激他的神經,興奮又煩悶。

 

    微弱的燈光下,薩利赫雙手被吊在橫樑的刑架上,頭髮黏膩在頸頰間,分不出血或是汗。兩個士兵站在一邊,其中一個手裡拿著大姆指寬的粗厚皮鞭,而薩利赫身上的斑斑血痕顯示之前遭受的對待。卡里姆看到薩利赫眼睛微閉,向前走了幾步,提起手中的警棍往薩利赫的傷口猛力揮去。

 

    劇痛讓薩利赫猛然張開眼睛,他冷冷看著這人。

 

    「沒想到自己竟然也會有這一天吧。」卡里姆拿警棍敲擊著自己的手掌,從薩利赫左側走到另一側,「你早點說就不會受到這樣的刑罰了。」說完緊盯著薩利赫的臉。

 

    但薩利赫還是不語,無視卡里姆的揶揄,他又閉上了眼。

 

 

    「看在你父親的份上,我決定再給你一次機會。」卡里姆用警棍抵住薩利赫的腹部,說:「快把叛軍資料供出來。」

 

    薩利赫啐了一口嘴裡的鮮血落在卡里姆軍靴上,卡里姆攏起眉心,看著鞋面上的穢物不發一語,抬起眼發現薩利赫嘴角正揚起一抹冷笑。

 

    「誰准你笑?誰又准你不回答?」

 

    薩利赫無所謂的態度讓卡里姆極為惱怒,彷彿他才是勝利者,卡里姆憤而拿起警棍往薩利赫腹部狂毆。

 

    「我就不信你不說。」卡里姆雙眼突出,發狂暴怒,手裡的力道越來越猛烈。

 

    直到警棍自手中甩飛出去,他才氣喘吁吁停下手,整隻手臂痠麻到幾乎沒有知覺。然而薩利赫仍然緊閉著眼睛,咬緊牙關,嘴角滲出血絲,腰際與腹部整片呈現紫黑瘀血,看得出來他忍受極大的痛苦。

 

    突然,卡里姆抬起頭,陰沉沉笑看著薩利赫。

 

    「去把他叔父帶過來。」

 

    卡里姆得意的笑了起來,因為他看到薩利赫眼中閃過的驚慌。終於逮到你的弱點了,他心裡暗笑。

 

    聽到一陣驚叫,薩利赫別過頭不忍看到下一刻的景象,叔父被兩個士兵硬拖過來,一見到卡里姆連忙爬過去親吻他腳下的軍靴,不斷顫聲求饒。

 

    「說不說?」少校奸邪笑著。

 

    「……。」

 

    「那就沒辦法了。」

 

    卡里姆揮手讓身邊幾個士兵把叔父綁上刑架,叔父不住蹬腳掙扎,但全是徒勞無功的舉動,費了一番力氣終於被吊起。

 

  「薩利赫,你可把你叔父害慘了。」他嘖嘖說道。

 

    薩利赫盈耳充斥叔父的恐懼呻吟,叔父不斷哀求卡里姆與薩利赫。

 

    「少校求求你饒了我。」「薩利赫你快點說出來。」

 

    卡里姆細細觀察薩利赫的反應,最後他舉起手,手持皮鞭的士兵狠狠朝叔父身軀抽下去。

 

    「啊!啊!」

 

    嘶啞哀嚎聲不絕於耳,在被狠抽一陣後叔父的頭往後一仰,昏厥了過去。薩利赫聞到一股屎尿味,整顆心往下沉,終於,他開了口。

 

    「你說什麼?大聲點。」卡里姆露出勝利的微笑。

 

    薩利赫說出一處地址後,卡里姆馬上派身邊的士兵前往搜查,隨後轉過身準備離去,薩利赫將他喚住。

 

    「我已經說出叛軍的據點,你快放了我叔父。」薩利赫喘著氣說。

 

    卡里姆側過臉,鄙視的說道,「我有說過要放了他嗎?」說完,狂笑聲隨著他的腳步響徹迴盪在整個地牢。

 

    爬上樓後卡里姆感受到自己最原始的渴望正猛烈襲來,他趕緊趨車趕回家,興匆匆地強迫第四個老婆為他寬衣解帶,她打著哆嗦服從命令,等到一絲不掛地站在卡里姆面前時,他的臉急遽扭曲變色。

 

    「我要的不是這樣!」卡里姆一聲怒吼,額頭上的青筋暴現。

 

    可憐的太太被他狠狠摑掌瑟縮在牆角,摀著臉連眼淚都不敢落下來。

 

    電話響時他仍怒氣未消,氣沖沖接起電話。

 

    「報告少校!這個地址在半個月前就已經整個被撤空了。」

 

    卡里姆將手機重重摔到地上,破碎的機身四處迸散,他狠狠咬牙切齒。

 

    「薩利赫你死定了。」卡里姆怒不可止的咒罵,離去時又狠狠踹了牆角柔弱的女人洩憤。


 

       ................未完待續.............

 

分享給朋友:

作家介紹

小闊葉

小闊葉,原本只是一個熱愛塗鴉的室內設計師,直到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下參加人生第一次的徵文比賽,寫下了生平第一篇短篇文章,從此開始狂熱迷戀上這強烈表達自我的方式。

推薦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