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程 文 / 蔡小宇

此刻小樂安穩的睡在我的床上。前幾個小時,我們說說笑笑、又抱又親、吃水果、洗澡、看照片。就像以往任何一個尋常的日子一樣。

四天前,我結束了為期六個月的蘭嶼之行,回到台灣準備接跟我分開一個月的樂樂。那天,樂爸帶著樂樂消失了。那是一個崩潰和心碎的夜晚。
動員了一切相關的或不相干的人,與樂爸聯絡上。可是他不讓我見樂樂。
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回想那一夜,多麼希望一切都是一場惡夢。我哭著對男友說:「我真的好後悔把樂交出去。我好恨我自己。」
為了不讓我帶樂樂去菲律賓玩。為了把樂樂從此以後都留在汐止樂爸的身邊。或者很多,其他的,樂爸討厭我的理由。我聽不懂也拒絕瞭解,我想見我女兒,我只想要我女兒其他的我什麼都不想。
隔天很晚的時候終於見到樂樂,她向我飛奔而來喊一聲:「媽咪。」然後她沒有要跟我回家。
再隔天,我要去找樂樂又受阻。樂爸在與我的通話中對著樂樂說:「妳這輩子不要想再見到妳媽。」我怎麼忍下這口氣?可是我忍下了。沉澱了一夜,與男友討論了很多,媽媽也跟我分享了很多,我決心不要再隨樂爸起舞。他沒有要傷害女兒,他只是想傷害我想讓我生氣難過,可是我不要跟他一起演下去。我讓樂爸掛了我的電話讓他說他再也不要見到我(這我非常願意!)。
昨天下午我如同沒事一般傳訊給樂爸問我何時方便去找樂樂。後來見到了,陪著樂玩好久,然後約定今天去接她。樂爸依舊對我有很多的指責很多的不滿,他仍然憤怒仍然激動說了很多難聽的話,我靜靜的聽完然後離開。他不覺得自己有任何不是,我在心裡為他感到遺憾。
今天終於接到樂樂了,她開心的跟我回家。這個晚上就像我們以往任何一個日子一樣。不同的是,我感受到滿溢的愛,曾是我以為尋常的幸福如今格外珍貴。
幾天後我又要啟程了,樂樂選擇不再與我繼續流浪。我會尊重她。我會好好的。
我知道樂樂的心受傷了。可是我不知道在什麼時候。是我當初選擇了男友那時?是她父親盛怒下口不擇言那時?或者我與前夫離婚的時候?也許都是,也許我曾經太悲傷又太快樂,我根本沒有保護到我的樂樂。
而樂這個好勇敢的靈魂,居然選擇了我、要陪我經歷這一切。我只有感謝。對於樂樂、對於媽媽、對於男友。我好像又前進了一個階段,只是這一步非常痛!可是沒事,我好好的。而且會越來越好。樂樂也是,我們都是。

分享給朋友:

作家介紹

蔡小宇

蔡小宇 33歲的單身媽媽,育有一個5歲女兒。 在台北出生,台北長大,在台北結婚、生子、離婚。 在女兒四歲的那年夏天,帶著她到蘭嶼打工換宿。 一對從城市來的母女,在海島上意外開啟生命新的篇章。 然而追求夢想卻被迫與女兒分離。 自此,人生歸零,重新開始……

推薦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