謎情 (十五) 文 / 小闊葉

※※※※※※

    房間內靜到連心跳聲都顯刺耳,貝拉與伊本兩個人相對坐在桌前,貝拉緊盯著伊本,而後者只是眉頭深鎖卻不發一語。

 

    「班加西港已經在五分鐘前開始製造暴亂,我們這邊也要準備行動。」

 

    「終於要開始了。」貝拉輕嘆一口氣後說道。

 

    「事情已經迫在眼前,可是我們連總統真正的居所位置都摸不透。」貝拉想了想又開了口,她問面前的伊本,「原本有薩利赫可以提供情報,沒想到會在這個時候被捕」。

 

    「沒辦法,我們只知道總統都居住在帳篷裡,到哪紮營都有可能,只有薩利赫知道他常停駐的幾個祕密地點。」

 

    「……。」

 

    「這人也真是怪胎,連出國都要住在帳棚,你還記得那次到聯合國,這個狂人竟要在大廳搭帳篷,當時造成多大的困擾。」依本輕蔑地笑道,貝拉點了點頭說:「我記得那件事,幸好最後是移到不遠處的利比亞花園,不然的話簡直要引起公憤。」她回憶起那次事件,這國家領導人的特立獨行令人頭痛萬分。

 

    「所以不救薩利赫出來還真的不行。」伊本沉聲說道,這句話讓貝拉張大眼睛。

 

    「你原本沒打算要營救他嗎?」她瞪著伊本怒問。

 

    伊本站起身正要想要發作,卻被敲門聲打斷,他們倆同時回頭望向房門,這時阿莫斯開門探頭進來。

 

    「時間到了。」阿莫斯說

 

    伊本快速走到門前,離開時對貝拉丟下一句:「這問題晚點再討論。」說完頭也不回地往外走,貝拉這時才緩緩站起身,隨著前頭腳步聲默默跟著。

 

    三個人一同搭升降梯到一樓的平台,拉開門便聽到眾人騷動聲,這座廢棄工廠起碼擠了上百人,已經有幾個人輪番台上演講,台下吵雜不堪,每個人都在抒發自己的理念,伊本的到達讓氣氛到達最高點,全場鼓動,很顯然伊本也十分享受這場景,他閉上眼幾秒後,微笑靜待眾人安靜下來才深吸口氣,開始說話。

 

    「各位,今天是一個神聖的日子,我相信大家都知道這次革命的意義。」伊本頓了頓繼續說下去:「我們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這國家的人民,所以阿拉讓我們聚在一起。」

 

    台下人高舉起手振臂疾呼,他們熱切改革,急於為這國家付出生命,每個人迫切出征,伊本站在高處凝視四方,他手一揮又安靜下來。

 

    「但是在整救國家前我們必須先救出一個人,他被禁衛軍抓走,那個人是我們大家的兄弟,所以一定要救出他,因為不管是哪一個兄弟都不能被放棄。」講到最後他必須提高聲量,因為幾乎被民眾淹沒。

 

    眾人激昂康慨,他們已經不必小心翼翼、提心吊膽,口號聲穿透廢棄工廠,連在街道上都清晰可聞。

 

    「兄弟們!為了不容置疑的真理,我們的父母,為了兄弟姊妹,還有我們的妻子兒女,大家朝正義出發吧!」

 

 

※※※※※※

    天空似乎也感染到這份凝重,晦暗的烏雲像地毯般濃得化不開,彷彿吸去這城市所有的生命與能量,無風的炎熱讓這裡更顯鬱悶,在這監獄外的廣場上,絞刑台上幾個獄警正在為待會的重頭戲做準備。

 

    卡里姆少校坐在絞刑台左側木椅上,他正為這場景興奮到胃絞痛,他今天特別開放給一般民眾參觀,一方面這是對受刑人最大的羞辱,另一方面他認為反叛軍絕對會在這時候涉險救人,他準備在今天一網打盡,想到這裡卡里姆不自主地顫抖起來。

 

    哈桑第一個登上絞刑台,他家族的人隨後也被推上去,全部排成一排,絞索套在他們的脖子上,等到點名完畢後,卡里姆少校朝他們一個個走過去,並且發出獰笑,什麼事也不做,就只是來回走動,發出他那招牌的笑容,那無聲、有如豺狼般的微笑。

 

    「不要怪我喔,其實我的心腸並沒有那麼壞。」卡里姆少校仰起頭對其中一個說。「要怪就要怪哈桑,是他害你們大家的。」他笑著說。

 

    這個人兩腿不住發顫,嘴裡喃喃念著禱詞,卡里姆少校豎起一隻耳朵,大聲問。「你說什麼我聽不清楚,能大聲一點嗎?」「還是聽不清呢,這樣好了,我讓你下來講。」說完馬上踢掉他人腳下的箱子,繩索瞬間繃緊,聽到那人在半空中扭動掙扎的聲音,最後歸於平靜。

 

    台下的群眾鼓動叫好,卡里姆若無其事的轉過身,走到另一個嚇呆的男孩面前。

 

    「你不要恨錯人喔,記得要把對哈桑的仇恨帶到地獄裡去。」

 

    男孩哭著求饒,這舉動讓卡里姆少校更開心了,他邊笑邊用腳輕輕推動木箱,每移動一些就引來男孩的尖叫,他閉上眼享受這一切,等到男孩喊啞了嗓子,再也發不出聲時,他便一腳整個踢翻掉。

 

 

    剩餘的每個人都被折磨到精神崩潰時,他再一個個踢去他們腳下的木箱,看著他們抽蓄的顫抖,卡里姆竟然撫著胃開心得哈哈大笑。

 

    哈桑是最後一個,卡里姆少校故意留下他面對整個家族因為他而死的慘狀,哈桑淚流滿面,卡里姆少校得意問道。

 

「你如果這麼害怕被絞死的話,說出共犯藏匿處,或許我會放你一命。」

 

    哈桑斜眼怒視對方,哀痛說道,「我不是怕死,只是傷心連累這麼多人。」最後他幾乎瞪大眼珠,憤恨的嘶吼:「但我不會跟你透漏任何一個同伴,因為他們會替我報仇,將撕碎你的屍體,踐踏你的靈魂!我詛咒你死後下火獄受苦。」

 

    不待哈桑說完,卡里姆少校惱羞成怒將他腳下的箱子被踢飛得老遠,骨頭迸裂聲傳遍每個人的耳朵……。

 

    薩利赫在台下不忍再看下去,但他強迫自己必須睜大眼面對這一切,這是他必須承受之痛。

 

    哈桑雖然兩手被緊緊捆綁在身後,可是身體不斷扭動,最後竟像觸電般抽蓄,眼珠開始突出,喉嚨間一直發出咯嘞聲,舌頭也越來越僵硬吐直,最後,當他不再顫抖時,繩索正好將他整個人旋轉面向薩利赫,直到這時薩利赫才閉上眼。

    「願你安息,哈桑。」

    薩利赫喃喃念著,只是哈桑最後紫黑的面孔在腦海裡揮之不去。

 

 

    等這些屍體被清下場時,卡里姆少校戲劇性舉起雙手,誇張叫著。

    「各位!」站在台上面對群眾,他的表情有如受眾人愛戴的明星,滿意的高喊:「最後的重頭戲來了!」

    話一說完,在他示意下的同時,薩利赫被兩名軍人推上絞台,在繩索套上脖子時,他傲然的著卡里姆少校。

 

    卡里姆少校在薩利赫身邊來回踱步,他一心想欣賞薩利赫驚懼的表情,只可惜未能如願,薩利赫堅毅的表情讓他有些失望,於是他拿起警棍敲著對方的胸膛,一隻腳抵著木箱陰沉沉的笑著。

 

    「真是可惜,剛剛沒讓你欣賞到精彩的一幕。」

 

    「你錯了,我看得清清楚楚。」薩利赫並沒有低下頭,他反而抬起眼眺望蔚藍的天際,不管結局如何,他知道自己再也回不去大漠了,於是面無表情的回答:「而且也把哈桑最後的遺言牢牢記在心裡。」

 

    想到哈桑的詛咒,卡里姆臉上肌肉微微抽蓄,他強壓愈爆發的情緒,自己絕不能讓薩利赫占上風,他從齒縫憤恨擠出幾個字。

 

    「不用妄想了,只要我輕輕一推……。」

 

    卡里姆話還沒說完,傳來一聲巨響,隨即不遠處冒出濃煙,全部的人轉過頭去,卡里姆和薩利赫兩人同時盤算距離,那爆炸地點應該在總統府右側的行政大樓。

 

    「快把他吊上去!」卡里姆狂吼,兩邊士兵連忙套緊繩索,在等待少校進一部令下時,又是一聲巨響,連廣場都感到震動,瞬間人聲雜沓,一團混亂。

 

    「少校,總統要你馬上過去保護。」隨身侍衛接起手機對卡里姆大喊。

 

    「再等我五分鐘。」

 

    「總統要你馬上去。」

 

    「算了,算了,你們將絞繩束縛更緊些,我馬上回來繼續執行。」卡里姆已經沒有心思享受凌虐薩利赫的快感,氣極敗壞的走下階梯,他要求台下全部士兵加強戒護,再三交代完畢後才匆匆忙忙帶一隊人往總統府方向趕去。

 

    台上士兵將套在薩利赫脖子上的繩索更往皮膚裡扎深,他覺得不必行刑自己也會因窒息而亡,胸口因為渴望新鮮空氣而劇烈起伏,而台下士兵持槍團團圍住,緊盯四面八方不漏一點縫隙。

 

    『轟!』

 

    絞刑台另一邊爆出劇烈火花,高台幾乎炸飛一半,全場硝石粉塵飛散,薩利赫和另外兩個士兵自階梯跌落倒地,在場民眾也紛紛趴臥在地,不敢隨意亂動。殘餘的刑台冒出濃濃黑煙,直衝天際,正走在總統府廊內的卡里姆看到這股濃煙心知不妙,但身負保衛總統重責讓他無法離開半步,他只能暗自咬牙咒罵。

 

    走近總統辦公室只見都蘭少校正站在門口指朵氣昂的發號命令,剛剛正是他急電招回自己,都蘭少校見到他指輕蔑地揮手要他呆在附近,他不斷地來回踱步警戒,焦躁的心突然閃過一個疑問。

 

    「總統大人今天有在府內嗎?」在他印象中,總統此時應該正在西海岸,他不禁問站在自己身邊的都蘭少校,然而對方只簡短回答總統指示要讓叛軍誤以為人在府內,將注意力全放在這邊,因此要禁衛軍嚴密守衛總統府。

 

    「太荒唐了,竟然要我保護這間無人辦公室。」卡里姆失口怒道,他激動的皺起眉頭,憤憤想著,就差那五分鐘,他差點就可以親自絞首薩利赫,享受到頸骨斷裂的快感。

 

    「卡里姆少校,你對總統的命令有意見嗎?」都蘭斜著眼冷冷問道,這語氣讓卡里姆心生警覺,都蘭是自己的死對頭,這話絕對會被他扭曲成挑戰領袖權威,因此趕緊假意陪笑。

 

    「你誤會了,我對領袖是絕對忠心服從。」

 

    說完後卡里姆轉過身指揮調度自己的部屬,卡里姆狠狠咬緊牙,他絕不予許讓任何一顆會影響自己安穩睡眠的石子存在於這世上,即使沒有威脅性也一樣,一定要找機會除掉都蘭。

 

 

    至於薩利赫,想到這人讓卡里姆胃病又犯了,算他命大,等下次落在他手上時絕對會加倍討回,卡里姆一想到這裡胃痛的毛病更嚴重了。



            .................未完待續...................

分享給朋友:

作家介紹

小闊葉

小闊葉,原本只是一個熱愛塗鴉的室內設計師,直到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下參加人生第一次的徵文比賽,寫下了生平第一篇短篇文章,從此開始狂熱迷戀上這強烈表達自我的方式。

推薦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