謎情 (十八) 文 / 小闊葉

    聽到薩利赫準備要提親這件事讓貝拉睜大了眼睛,她異常慘白的臉色讓薩利赫解讀不出答案,只好自顧自地繼續說下去:「人的生命太脆弱了,不知道何時會遭遇到甚麼,因此我想及時把握機會。」薩利赫講到這裡卻見到貝拉眼淚潸潸流下,一時間自己也慌了手腳。

 

    「或許我不像外國男子熱情浪漫,但一定會好好珍惜妳一輩子。」薩利赫著急地說道。

 

    這時貝拉還沒有任何反應,就已經被麗麗緊緊擁抱住,自從知道哈桑的噩耗,麗麗便打定主意這輩子只為大哥而活,終生悼念愛人不再談論婚嫁,而大哥對貝拉的情愫讓她在心裡早已認定貝拉,此時聽到這事比當事人還開心。

 

    「這件事真的有點突然,我要想一下。」貝拉在麗麗擁抱中透不過氣來,她急於想掙扎逃脫,薩利赫見她的反應心涼了半截,房間尷尬的氣氛油然生起。麗麗不放棄的追問:「貝拉姊姊妳不喜歡大哥嗎?」她問貝拉。

 

    面對如此直接的問題,貝拉回答的吞吞吐吐,「我沒說不喜歡,只是…現在好像不是談這件事的時機。」

 

    「妳放心,大哥不似其他穆斯林,他對女性是很溫柔尊重的。」

 

    「妳說的我都很清楚,不過……。」貝拉側過頭不願正視麗麗,這神情態度,讓薩利赫發覺貝拉似乎有難言之隱,他自己也知道這婚事提得過於唐突,他不願強迫貝拉立即下決定,於是輕皺眉頭,悶哼一聲。

 

    「怎麼了?哪裡不舒服?」一聽到聲音,貝拉急忙趕到床邊,俯身關心薩利赫的傷勢。

 

    「傷口痛。」薩利赫說完連麗麗都靠過來關心,兩個女人聯手將傷口處理妥當後貝拉才開口:「我們讓妳哥哥好好休息一下吧。」

 

    說完便牽起麗麗的手往外走,出房前停下腳步,貝拉扶著門沿回過頭說道:「等革命結束後,我一定會給你一個答案。」說完露出令人神迷的微笑。

 

    貝拉這句話讓薩利赫高興許久,他直想站起來祈求自己的好運氣。

 

    而麗麗也一樣雀躍,在走廊上不斷纏著貝拉要答案,然而對方總是露出迷人的微笑回應,她輕輕撫摸麗麗的肩膀不發一語,不停喃喃念著:「請一定要相信我……。」

 

    只是,麗麗的好心情並沒有維持多久,甚至連到了夜裡躺在床上輾轉都還難以成眠,她不斷編織著大哥與貝拉美好幸福的未來,這讓她忍不住嘴角彎了起來,這時突然想起自己的手絹在貝拉那兒,原本可以第二天再拿,但她實在太興奮了,想找藉口與貝拉親近,於是她悄悄打開房門,卻從門縫中發現貝拉正從自己房間離開。

 

    麗麗揉了一下自己的眼睛,剛剛似乎看見貝拉走進伊本的臥室,在這大半夜時刻實在顯得萬分詭異。原本這並不干她的事,大可不必理會,可是,想起大哥與貝拉的關係,她覺得自己必須替大哥弄清楚這件事。

 

    麗麗覺得有理由為自己的勇氣感到慶幸,她沒有穿鞋子,輕輕走到伊本的臥室門前竊聽,室內的講話聲因為刻意壓低音量而顯得模糊。她用一隻手戰慄的推開一小道門縫,發出了幾乎不可聞的細微聲音,卻讓麗麗的心臟幾乎快停止跳動。

 

    室內還有光亮,一盞小燈在床頭櫃上點著,伊本和貝拉沒料到此時會有人偷聽,兩人坐在窗邊小圓桌前繼續爭論之前的話題。

 

 

    半個鐘頭以後,當麗麗蒼白著臉準備悄聲離開時,伊本從門縫中發現了似乎有人晃動的身影。

 

    他走到門邊,沉思一會兒,最後走回桌前,從抽屜拿出手槍,對它望了望,裝好子彈的彈膛,又陷入思緒當中,他低垂著頭,臉上盡是緊張扭曲的表情,貝拉瞧見他怪異的舉動,不禁從椅子上站起來,「你要做什麼?」貝拉問。

 

    很顯然,貝拉並沒有發現麗麗。伊本握著手槍一動也不動地站著,思考著。「沒什麼,我出去一下。」他對貝拉說,然後不待貝拉有所反應便走出臥室。

 

    貝拉在伊本房裡等了許久,心覺有異,她回到自己房間拿出隨身的手槍,悄悄走出二樓,往一樓走去。

 

    夜色壟罩的廢棄工廠有如迷霧中的孤城,貝拉一步一步往樓下探去,她緊持著手槍警戒,汗水順著頸子滑落,這夜裡連呼吸聲都聽來如此清晰。在一樓不見伊本的身影,只幾個執勤的同志緊張地四處巡邏,她瞧了這幾個人一眼之後沿著樓梯往地下室走下去。

 

    過不到十分鐘,貝拉往回走,上二樓時正巧撞見伊本,「你剛剛帶著槍去哪裡?」貝拉問。

 

    「沒什麼,只是剛剛聽到奇怪的聲音,出來巡邏一下。」伊本若無其事地走回自己房間,貝拉緊跟在後,看他為自己倒了杯水,一口氣灌進喉嚨,「結果好像只是自己多心了。」他說。

 

    「嗯,大家現在都處於神經緊繃的狀況。」

 

    「倒是妳,為何突然跑出去?」伊本瞥了一眼貝拉手上的槍,警覺地問道。

 

    「我也感覺不對勁,下去看看。」貝拉卸下手槍上的安全栓,插入腰際,「你知道地下機房的門被鎖上了嗎?我剛剛打不開門。」

 

    「真的嗎?我馬上下去看看。」說完伊本往樓下踏出腳步,卻被貝拉扯住衣袖:「算了,時間已經太晚了,明天再說吧。」她搖搖頭。

 

    「好吧,那有事明天再討論了。」伊本轉過身送貝拉到房門口,「大家都累了,好好休息,明天會有其他地區的同志過來與我們會合。」他說。

 

    「恩。」

 

    回到臥室貝拉躺在床上直盯著天花板,腦海裡充滿著薩利赫突如其來的求婚,在那一絲甜蜜的背後是更多的不安,她不知該如何跟他解釋自己的處境,「當薩利赫知道真相之後還願意接受我嗎?」貝拉在心裡問著自己,但另外一個自己並沒有給她答案。

 

    直到天際透出一絲微光時,貝拉終於闔眼睡去。

 

 

 

 

 

    『碰!碰!碰!』

 

    感覺好像才剛睡去,貝拉就被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吵醒,她知道沒有緊急事件是不會如此倉皇急迫,便趕緊下床開門,只見一個弟兄慌張地衝過來,看見貝拉就用手指著外頭,伊伊呀呀地半天說不出話來。

 

    「不要急,到底發生什麼事了,慢慢跟我說。」貝拉轉身倒了杯水遞給對方,只見他一乾而盡後,用力喘了一口氣。

 

    「剛剛…巡邏的弟兄在地下室發現……發現了…。」

 

    「發現了什麼?」

 

    「他按平常巡邏的路線,在相同的時間轉到地下室查看,原本下樓時毫無動靜一切正常,然後他就接著左轉往機房走去……。」

 

    「天啊,賽斯你可以講重點嗎?」貝拉有點失去耐性叫著,她催促賽斯趕緊說出狀況。

 

    「然後他就發現了。」賽斯大喘了一口氣才說:「屍體。」

 

                             .................未完待續.....................

分享給朋友:

作家介紹

小闊葉

小闊葉,原本只是一個熱愛塗鴉的室內設計師,直到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下參加人生第一次的徵文比賽,寫下了生平第一篇短篇文章,從此開始狂熱迷戀上這強烈表達自我的方式。

推薦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