謎情 (十九) 文 / 小闊葉

    「誰的屍體?」


    貝拉整個情緒快被賽斯逼到臨界點,她忍不住提高音量追問:「你可以快點講清楚嗎?」

 

    「……」賽斯用力嚥了口水之後才再開口:「是麗麗……。」

 

    貝拉瞬間血液凍結,她直愣愣盯著面前的年輕人,久久說不出話來。

 

    「你…你確定是她嗎?」她發覺自己的聲音竟是如此乾澀,喉嚨更像是吞下一顆燒紅的火炭,痛苦不堪。

 

    「我確定,連薩利赫都確認了。」

 

    「天啊!你們居然已經先通知薩利嚇了!」貝拉只感到頭皮發麻,忍不住一陣驚呼,連忙衝出房門,沒跑多遠便見到伊本也在走廊上奔跑。

 

    「聽說麗麗出事了?」伊本很顯然也剛被吵醒,邊跑邊將衣服扣上。他轉過頭詢問貝拉,貝拉只對他點了一下頭。

 

    地下室機房門口擠滿了一群人,伊本將人群推開後,只見薩利赫站在一具屍體面前。

 

    麗麗纖細的身軀就蜷縮在牆角邊,若不是胸口那抹觸目的鮮紅,那模樣像是睡著而不是死去。

 

    貝拉靜靜地走到薩利赫身邊,見他兩道濃眉猛地抽縮聚攏,彷彿襲來一陣椎心的痛楚窒住了他的呼吸,臉色變得無比慘白,他的目光在麗麗冰冷的軀體上停滯,就像刀刃直入他的胸口。他的手開始顫抖,嘴角哆嗦著,貝拉看他眼神越來越暗淡,漸漸地,眼角開始閃爍,薩利赫突然把頭一仰,緊閉上眼,貝拉別過頭不忍再看,她知道他正獨自承受椎心刺骨的痛楚。

 

    終於,那淚水撲簌簌地滾落下來,他張開了嘴,發出無聲的吶喊。

 

    無言的痛是最大的痛楚,看著薩利赫大家都垂下了頭,默默跟著流淚。

 

    「到底是誰幹的!」阿默斯握緊拳頭,悲憤的吶喊。

 

    「可能昨晚有敵人混進來。」伊本盯著屍體許久後才沉痛的說出口,「看來這邊也不能久待,我們要準備轉移陣地。」

 

    「薩利赫……。」貝拉嗚咽的喚著。

 

    薩利赫背對著大家,低聲喃喃說他想留在這裡一會兒,貝拉原本還想多說些什麼,卻被伊本扯了衣袖,搖搖頭。

 

    等到這空間只剩他與麗麗獨處時,薩利赫緩緩蹲下,輕輕抱起麗麗,而麗麗在哥哥的懷裡有如嬰兒般安穩沉睡,薩利赫不捨的看著她,輕聲斥責。

 

    「妳實在太任性了,就這麼急著去陪哈桑,也不願多陪大哥一會,這樣我將來怎麼有臉去見母親。」薩利赫哽咽唸著,眼角的淚水不停落在麗麗衣襟上,將血漬暈染的有如一朵盛開的玫瑰。「妳真的太任性了。」

 

    然而任憑薩利赫如何呼喚,麗麗還是依然緊閉上雙眼。 終於,薩利赫將麗麗的額頭緊緊貼自己的胸口,仰頭痛聲嘶喊。

 

    「妳放心!大哥一定會親手殺了兇手替妳報仇。」撕裂靈魂的壓抑,讓杵在樓梯口的貝拉更是傷心欲絕。

 

    不知過了多久的時間,薩利赫終於站起身,他抱著麗麗往二樓房間走去,這臥室裡雖然陳設簡陋,但麗麗仍極力佈置的富有少女氣息,他將妹妹輕輕放在床上,靜靜望著她,麗麗眼簾上的閃動是薩利赫落下的淚珠。

 

    「對不起,臨時找不到長老為麗麗念禱詞。」貝拉站在門口說道。

 

    「沒關係,就這樣吧。」薩利赫緩緩說著:「她有我就夠了。」

 

 

 

 

 

*****************

    薩利赫選了塊工廠邊較乾淨的土地,在親手埋葬妹妹之後,薩利赫將自己關在房間裡老半天,貝拉敲了幾次門都沒有回應,眼看外頭槍砲聲已經越來越逼近,貝拉在會議室裡著急的來回走動。

 

    「妳可以沉著一點嗎。」伊本在幹部面前斥責,貝拉只是回頭怒視對方,伊本不予理會,繼續被中斷的會議。

 

    「目前收到的情況是革命軍已經佔領西班港,他們現在正派援兵過來這邊。」

 

    聽到這邊,屋內響起一陣如雷的歡呼聲,突然間,會議室大門被推開,薩利赫站在門口,他沒瞧見門邊的貝拉,直接往會議桌前走去。

 

     薩利赫他環顧會議桌前的同伴,最後眼光落在伊本身上,「我可以給你所需要的一切資料,但有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

 

    「我要當前鋒。」

 

    「不行!」伊本立刻拒絕薩赫利,「以你現在的精神狀況,當前鋒太危險了。」

 

    「而且麗麗也不會希望你這樣做。」貝拉走過來在他身邊柔聲說著,但她發現他滿眼通紅,情緒激動,讓她很不放心,於是只好提到麗麗。果然,薩利赫聽到這句如氣球洩氣般放下了肩膀,不發一語。

 

    「你先坐下吧,這件事以後再說。」伊本起身幫薩利赫拉開椅子,「我們正在開會討論作戰計畫,你有沒有甚麼建議?」薩利赫凝視桌上的地圖,過了一會兒才開口。

 

    「先轟炸交通設施。」薩利赫簡單解釋:「你必須要切斷通訊、破壞橋樑,癱瘓鐵公路,這樣才能讓政府軍斷了後援。」

 

    伊本搓著下巴的鬍渣點點頭,薩利赫接著說,「而且一定要防範空軍。」

 

    「總統應該不至於為了叛軍而轟炸城市,這樣傷亡太大了。」阿莫斯對這表示質疑。

 

    「不!我怕的是他下令炸掉油田,以我對他的了解,逼到最後絕對會來個玉石俱焚。」薩利赫說。

 

    「這倒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我來想辦法。」油田是一切的命脈,伊本臉色凝重的回答,他想了一會兒,最後下了決定。

 

    「阿莫斯,你就帶幾隊弟兄分頭去炸鐵路與省道公路。」

 

    「好!我馬上去辦。」

 

    「至於賽斯與西瓦,你們倆先帶其他弟兄去和西班港過來的弟兄會合,由那邊的指揮軍領導作戰。」

 

    「沒問題。」

 

    「而我則會帶隊攻占國有電視台,將這消息發佈出去,我們需要媒體讓全國老百姓知道革命軍即將獲得最後的勝利。」伊本說完回頭對貝拉說話:

 

    「至於貝拉,妳則是負責後勤聯絡。」

 

    「伊本,那我呢?」聽不到自己被指派的工作,薩利赫站起身追問。

 

    「薩利赫你先負責撤離的善後工作。」

 

    「什麼!」

 

    薩利赫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伊本過來拍拍他的肩膀,微笑說著:「你放心,將來絕對讓你有機會殺敵的。」說完對大家拍拍手,爽朗說道:「好了,如果沒有任何問題,就讓我們朝民主之路前進。」

 

    眾人紛紛起身,高呼口號後,群情激昂的走出會議室,臨行前貝拉輕觸薩利赫的手,「忍一忍,活著才有希望。」貝拉輕聲說道。

 

    溫暖而堅定的語氣讓薩利赫整個心穩定下來,他深情地與貝拉相互凝望。世人總以為穆斯林男人冷漠寡情,殊不知是將最激盪的感情深藏在最心深處,不輕易流露出來。

 

                                    ............未完待續............

分享給朋友:

作家介紹

小闊葉

小闊葉,原本只是一個熱愛塗鴉的室內設計師,直到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下參加人生第一次的徵文比賽,寫下了生平第一篇短篇文章,從此開始狂熱迷戀上這強烈表達自我的方式。

推薦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