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暴實錄 文 / 蔡小宇

猶豫著要不要記錄,想想還是寫下來比較完整。

我從菲律賓回台灣的當天,去接樂樂與我回家住一夜,然後就送回汐止。
又隔了一天,樂爸一早氣急敗壞的打來罵我說小孩發燒了:「兩次帶回去小孩都生病回來!妳這麼愛帶,帶回去啊!」我:「好,我立刻去帶。」
到了以後,樂爸:「她剛看完醫生要休息,妳一定要現在帶走?」我:「那我在這裡陪她。」樂爸:「不要!我不要妳上來我家,妳晚一點再來!」這時樂樂說想要媽咪陪,我抱著樂。樂爸伸手過來想抱走樂樂,於是我們母女摔倒了。我倒在地上但沒有放手,樂爸揮拳打我,直到有人來拉走他。我很安靜得看著樂爸暴跳如雷、歇斯底里的用三字經罵我,突然覺得這一幕好可笑。
不忍心看樂樂實在是很虛弱很不舒服,雖然她說想我帶她回家,最後我還是讓樂爸抱走樂樂。然後他又再一次的說:「妳以後永遠別想見到女兒。」
沒有淚了,也不覺得生氣。好像他再也傷害不了我。很想待在女身邊照顧她,當時的她需要我。可是她愚蠢的父親把個人無理的情緒擺在女兒的需求之前。
幾天後,我要求與樂樂通話遭拒。求助大姑最後有跟樂樂講到電話。又隔了兩天,樂樂目前就讀的幼兒園在市政府有表演活動,是大姑帶去的,樂爸不在。我去看了,再一次好好得跟樂樂道別後前往台中。

我並不是一直這樣淡然的。沒有女兒在身邊的失魂落魄,是失去過孩子的人才能懂得。
每一次強打起精神跟女兒分開,給她正面的能量、告訴她我同樣的不捨,看著她小小的臉龐忍著淚,我:「妳想哭可以哭,妳已經很勇敢了!」
當我從蘭嶼回台灣,樂爸對我用如此殘暴的手段藏匿樂樂的時候,我哭倒在男友懷裡:「我要樂樂,我要我以前的生活。」
當樂爸一次又一次的阻止我跟孩子見面。當我跌倒後樂爸沒有關心樂樂是否受傷,只是動手打我、想強抱走孩子。
午夜夢迴,這些畫面會一遍一遍得啃噬我的心,我不停不停得掉淚。


幾乎天天都夢到樂樂。有一次,我在夢裡問小樂:「妳為什麼不跟我走?」樂:「因為,爸爸比較需要我。」
也許小樂就是個來教我們愛的天使,而我很努力得在學。
說我不說樂爸壞話就太矯情了,這整篇就是在說他的壞話。
後來和樂樂見到面時我也對樂表明::「這件事妳父親做錯了。沒有一個人可以不讓一個孩子見他的母親。我也可以現在帶妳走,然後讓他永遠見不到妳!可是這樣妳會難過,所以我不會這樣做,因為我不是那種人!」

最後,我只想說,也許樂爸可以繼續用他的方式去處理所有不如他意、不順他心的事。他也可以繼續用傷害別人做為手段,去爭取他想要的。我一點也不在乎他要怎麼做,我只做我身為一個母親應當做的事。但我其實很同情他。如果他自始至終都看不清,那麼損失的,只會是他自己。

分享給朋友:

作家介紹

蔡小宇

蔡小宇 33歲的單身媽媽,育有一個5歲女兒。 在台北出生,台北長大,在台北結婚、生子、離婚。 在女兒四歲的那年夏天,帶著她到蘭嶼打工換宿。 一對從城市來的母女,在海島上意外開啟生命新的篇章。 然而追求夢想卻被迫與女兒分離。 自此,人生歸零,重新開始……

推薦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