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嶼的天空_上學初體驗 文 / 蔡小宇

入學的第一天,樂樂很興奮。早早起床,跟我手牽手去學校。這個畫面我幻想了幾百次!沒想到卻是在蘭嶼成真!
原以為,一切都很順利。樂樂到新環境有點害羞,但很快的就和其他孩子們玩在一起。我去辦了學手續繳了費用,準備和樂樂打聲招呼然後去上班。
這時樂樂在餐廳,面有難色。

老師告訴我,樂樂添了稀飯又不吃,看我有要安慰樂的意思,直說我這樣她們無法做事!
我沒有理會老師希望我直接離開的意思,上前去關心樂樂。樂小聲的告訴我她想回家!我詢問後,的確是她不想吃稀飯(但她想留下來玩)。
老師直覺的認為樂樂只是不適應想回家。看我問樂樂,在找她不開心的原因時,老師還問我:她這麼小她分的出來嗎?我很篤定的說:她可以。
老師的處理方式並非去找出樂不吃飯或是鬧脾氣的原因,看她不吃就直接添一碗給我然後說:媽媽陪妳吃!媽媽也要吃完!
這可難倒我了!因為在家裡,樂對食物是有選擇權的!我婉轉的詢問老師,以後若遇到樂不想吃的餐點可否不要勉強她?
老師:妳在家都是這樣寵小孩的嗎?不好意思我說話比較直接。
我有點錯愕(事後想想我應該說"對阿,我就是這樣寵小孩的!"我好弱喔!),跟老師解釋不是要另外幫樂準備食物,而是不吃的食物就不要去盛,可以讓她肚子餓但不要勉強她吃。
在簡短的談話中老師明白了我的意思。可是也讓我心裡對於送樂上學這件事感到不安。

因為已經是四月,其他孩子們都入學兩個月了,該哭鬧的、該適應的,都應該步入軌道了。只有樂樂是新來的,我能感受到老師明顯已經沒有耐心再重頭去經歷一次新生的混亂。為了能讓樂能開心交友、為了我想要專心工作,我是強忍著萬般不捨送樂去學校,結果我卻感到樂樂沒有被善待,當下我立刻就想帶孩子回家了!
只是樂樂想留下來玩。我再一次感到我真的沒有我的孩子堅強。
安撫了樂樂後我還是把她留在學校了。

走出校門後我沒有一點輕鬆的感覺,我留著淚回到餐廳。
這天的工作時間我的確不再受到孩子干擾,下午孩子回家了。
看起來開開心心的,跟大家說上學很好玩。
同事們問樂:妳今天有哭嗎?樂說有,睡午覺起來的時候有哭一下。
問樂明天還要去嗎?樂說要。
然而這天晚上,樂說她不要再去了。她說:我再也不要去幼兒園了,我要等到小學再去!
於是我一面擔心工作,一面又放心不需要再把小孩送到我其實沒有很願意送去的地方。
問樂原因,她說喜歡去學校玩玩具可是她不想上課不想跟大家一起吃飯睡覺!
想想也是,在家自由慣了的樂樂,要怎麼接受共同的作息群體的生活?
我也對這個問題有了更深的思考,多大的孩子需要配合群體生活?想吃就吃想睡就睡的生活能持續到什麼時候?如果我帶樂樂來蘭嶼是為了讓她自由奔跑,那麼送她入學就絕對與我的信念背道而馳!
身為一個單身媽媽,我霸道的決定所有與孩子有關的事。雖然也感激孩子的父親給予我的尊重與信任,但在面對這樣的抉擇時我依舊感到徬徨。
那晚,與樂爸通了電話告知樂與我決定中斷入學了!
樂爸要我好好跟樂溝通,而我明白的告知,我不可能勉強她,因為這件事我本來就沒有十分贊成!
就這樣,樂樂的上學初體驗結束,為期七小時!

分享給朋友:

作家介紹

蔡小宇

蔡小宇 33歲的單身媽媽,育有一個5歲女兒。 在台北出生,台北長大,在台北結婚、生子、離婚。 在女兒四歲的那年夏天,帶著她到蘭嶼打工換宿。 一對從城市來的母女,在海島上意外開啟生命新的篇章。 然而追求夢想卻被迫與女兒分離。 自此,人生歸零,重新開始……

推薦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