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嶼的天空_媽媽的反省 文 / 蔡小宇

離島對孩子的教養和台北有多少不同呢?他們是用愛的教育,抑或打罵?是保護還是放任?我沒有預先設想。以為不管在哪裡,我和樂樂原本相處的模式就足以在任何地方生活。
樂樂不上學以後,日子有些無聊和孤單。
在台北,我可以和她畫畫一整個早上、在公園玩沙、一起去市場買菜煮飯、看展覽、到處找朋友串門子……但是,我在蘭嶼有打工。
我上班的時候,樂樂有時自己在店裡幫(倒?)忙、有時玩玩具、有時胡鬧要求我不要上班!
鄰居孩子們問她怎麼不去上學,樂沒回答;問我,我說:樂樂不想去。
一位女孩說:樂樂的媽媽好好,她說不想去,她媽媽就讓她不去。

我只是不想勉強她去做一件她也許還沒準備好的事。但沒想到實際上我應付不來。樂樂越來越常在我工作的時候哭鬧、吃飯不肯好好吃、想喝飲料吃零食、對人沒禮貌……我說不動她,越說越嚴厲越來越大聲!最後,我動手打她。
動了手之後就好難不動手。有次我氣極了,徒手打她大腿卻打到我的手整個瘀血!那晚,我們聊了很多。樂樂說她也不想當個壞孩子!她問我為什麼要打她?她說她也不知道她為什麼會不聽我的話……。於是我們又再一次的約定,我不動手,但是她會跟我配合,不哭鬧好好說。


日子就這麼在我們母女時好時壞的互動過了。有時樂表現得很好,有時她越說越故意。而我擔心的是:樂樂的無理取鬧、脫序演出都是因為我沒有足夠的時間陪她?!
另一方面我好喜歡我的工作!工作讓我重拾對餐飲的熱情、憶起我是一個很有能力的人。但偏偏,讓我好開心好有成就感的事卻讓我的女兒非常不快樂!

我好掙扎。原本專心陪孩子長大是我的選擇,雖然偶爾也會想要工作但很清楚孩子成長只有一次,就是這幾年而已。可是一旦回到工作崗位,我才明白自己是多麼的懷念有工作的生活!但我並不是要當一個職業婦女啊!我還是想照顧我的孩子而不是丟給學校,我依舊希望能自己教育她、讓她看著我的身影學習、我還是很希望能陪在她身邊!

我和樂樂的親子問題在一個我拿不出更多時間與精力陪伴她的前提下幾乎是一整個惡化。
我好喜歡我的工作,那樣的心情讓我幾乎拋下當一個母親的付出。
現在回頭看真是辛苦四歲的小樂了。


我好害怕小樂某些乖順的配合只是一種不得不。每當樂樂表現不如預期,我會心生沮喪的覺得我做不到、我要回台北了!只是在每一個樂樂的笑容中,我看見了勇氣與堅強。她展現的是生活經歷劇變後依舊怡然的自在。在她的笑聲中我只聽見了一切都是值得的。

 

孩子真的需要什麼?樂樂的心智太急於想成熟、想分擔想照顧我(而我的確也任性的耍賴!),當她能力不及的時候,用本來的年齡去哭鬧去發洩,我卻愚昧的不接受!樂樂是那麼貼心的想幫忙想安慰她的母親以至於失了自己孩子的身分與權利,而我又是那麼的自私無知,依賴她的早熟而剝奪了她原本該得到的關愛與照顧!

最後我明白小樂只想問我:媽咪,妳是不是還愛我?


好多次樂樂說,她會當一個好孩子、她會聽話的時候,我嚴厲的回答:用做的不要用說的!而我自己卻在口口聲聲說我好愛樂樂的同時,一次次的傷害她。

於是在舊工作告一段落、新工作尚未銜接、加上男友的建議,第二階段的蘭嶼生活,我要好好的、花很多的時間,再當一個母親!我明白我只應該給的更多。應該用做的讓樂樂感受到,無論發生什麼事,我對她的愛不會有一絲毫改變。


愛護我們的土地
天秤風災野溪整治勒斃了蘭嶼

分享給朋友:

作家介紹

蔡小宇

蔡小宇 33歲的單身媽媽,育有一個5歲女兒。 在台北出生,台北長大,在台北結婚、生子、離婚。 在女兒四歲的那年夏天,帶著她到蘭嶼打工換宿。 一對從城市來的母女,在海島上意外開啟生命新的篇章。 然而追求夢想卻被迫與女兒分離。 自此,人生歸零,重新開始……

推薦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