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在權威下的孩子 文 / 蔡小宇

前陣子有某宗教團體虐死高中生的案件,社會一片震驚,質疑一個母親怎會讓自己孩子被虐打餓死?
若對這新聞略有瞭解應該就知道,當兒子求救時,母親一度哭求不要再打了,卻遭拒絕:「再說連妳一起打!」
我們能不能說,就是這種恐怖的從眾、害怕威權的心理,讓她斷送自己兒子的生命。
然而,直到現在,我們的教育,是不是仍然在教育我們的孩子:要聽話!要當個「乖」孩子!我們是否仍然無法放棄我們當一個父母的權威,只因為這樣的手段使用起來比較方便、有立即的效果?又或是我們不知道有其他的方式?
不打罵、不靠著威權去教育孩子,的確不容易。我們幾乎都是這樣被打大的。當講道理失效的時候,打罵教育(就像是一個使用已久很順手的工具)很容易直接就湧上心頭(說出口、動手)。父母親必須相當的自制與懂得跳脫當下的處境,知道不要被情緒綁架。
有些人說,難道孩子做錯事時不能教、不能管嗎?教了很多次他都還是故態復萌甚至無理取鬧也不能發脾氣嗎?
我想生氣絕對是無可避免的。可是怎麼處理?如果今天做錯事的人是你的伴侶、你的同事、你的老闆?難道你會先打了再說?可是為什麼一個孩子犯了錯,就只有被處罰的份?而當一個孩子從小接受到的教育就是打罵,結果就是養成了屈服權威(因為聽話就不會被處罰)。他不應該有自己的思考,因為提出意見,最有可能的就是被駁斥!然後最順從的、最沒有聲音的那個,就是乖小孩!而且,在他犯錯的過程中,他學習到的是人與人的溝通就是比大聲、比誰的拳頭硬!被打罵的孩子,遇到困難時,有怎麼想得出,除了越來越大聲或是暴力手段之外的其他方式去解決問題?
我們有沒有可能?放下一切成長的傷痛。把我們的孩子當成一個完整的、獨立的個體。是,他是新來的!我們父母有權利與義務去教育他在社會生活的一切必須。但我想服從權威是不必須的!暴力的手段是不必須的!我們用討論代替命令,我們用對待一個成人的同等尊重去親自示範給他看!什麼是尊重!當父母親願意去傾聽理解的時候,孩子也同時學習到了並非「他想要就可以」(因為每一個人,包含大人小孩都需要去尊重身邊的人)!反之,當我們使用的是威權、是暴力,嗯,有一天他也會長大到可以使用威權、力氣夠大的時候!
我們有沒有可能?教出不聽話卻願意與我們討論溝通、說出自己想法的孩子。有禮貌(或者友愛手足、孝順……)是因為他願意善待身邊的人而不是因為這樣做是乖孩子。
崇尚愛的教育,很容易被誤以為是溺愛。不打不罵不威脅,看似一條很漫長又到不了目的地的路。學著尊重孩子,試著聽見(聽懂)孩子的聲音,也聽見我們內心小孩的規勸!學著把孩子當一個「人」,而不是所有物。我們必須瞭解:做了很多年,或者很多人做的事並不一定就是對的!當我們長大了,心中有了自己的價值觀,當我們懂得反省、思考,當我們理解並跳脫威權的控制......你有沒有勇氣,去走一條看起來不是很輕鬆的路?

分享給朋友:

作家介紹

蔡小宇

蔡小宇 33歲的單身媽媽,育有一個5歲女兒。 在台北出生,台北長大,在台北結婚、生子、離婚。 在女兒四歲的那年夏天,帶著她到蘭嶼打工換宿。 一對從城市來的母女,在海島上意外開啟生命新的篇章。 然而追求夢想卻被迫與女兒分離。 自此,人生歸零,重新開始……

推薦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