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一號,華人第一「愛情」入口網站。所有關於「愛情」的問題,都可以在這裡獲得答案。



那樣的人 文 / 蔡小宇

我看電影「十二夜」沒有哭。
也許是心中早已經知道收容所的惡劣環境,整部片的拍攝手法偏向忠實記錄,不煽情、不渲染。
想起多年前與與好友聊到友人任職於收容所,她就曾說:「要有多少愛才能做這樣的工作?!愛動物,想幫助牠們,卻一直在面對牠們死亡,而你,通常是束手無策的。」
有點像是醫生?但又不像。那似乎不是一個你超級努力,就能挽救更多生命的正比。


與小樂一起生活的大姑姑,我印象中家裡有兩隻貓、兩隻狗(一隻已老死)、一隻兔子。樂樂從小喜歡動物,一有機會就玩在一起,被抓被咬了也不怕。樂當然,也不只一次要求我,說她想要養一隻寵物。(最近一次是上周去六福村看到羊寶寶的時候!哈哈!)
我的答案始終沒有變過。


大姑姑家的兔子本來是一對的。來源是夜市的彈珠台獎品。大伯買了給樂樂的堂哥堂姐一人一隻,那時孩子們約五歲。三分鐘熱度的孩子們哪裡會照顧這樣的生命呢?沒多久一隻兔子就疑似因為寒冷而往生。大姑母女實在不忍心另一隻兔子這種可能也活不過冬天的命運便把兔子帶回家飼養。從夜市來的兔子大多已經染病,在她們周周去獸醫處報到與悉心照料下,小小的迷你兔不但健康的活下來,而且已經大到與家中的巨貓同一等級的體型!

回想這些往事,這樣的議題我真得很難不生氣。這是極其嚴肅的生命教育。
如果今天,身為家長的我們,把這些所謂的「寵物」,當成一個孩子表現好的獎賞,沒有事前的教育、沒有過程中的輔導、甚至,沒有事後(我們幾乎可以斷定沒有前面兩項,這些生命會很快結束)的討論。一個孩子對待這些動物們的態度,就會像是大人一樣,牠們與玩具無異。隨便可以買賣、弄壞了丟掉就好!(說不定還有新的!)而我相信他們對待玩具也不會多麼珍惜。
這不是殘忍,是不自重!是忘記了如何當一個人。一隻狗、一隻貓……也許不比人高尚,但也絕不比我們低等。


小樂仍然想養一隻寵物(我自己是不養的),因為她覺得牠們很可愛。
我的答案始終沒有變過。


樂樂告訴我說:「媽咪,等我長大以後,我要養一隻貓(樂後來不是很喜歡狗會突然大聲叫,有時會嚇到她)。我會餵牠吃飯、清貓砂、幫牠洗澡、我每天下班會趕快回家陪牠、我會讓牠在家裡跑來跑去,像阿姨(我兩個妹妹都養貓)家一樣,我還要用鍊子綁住牠的脖子帶牠去散步,這樣牠才不會不見。」
樂三歲半時我們去看普立茲新聞獎的展覽,我哽噎著跟她解釋。回家後我們繼續討論戰爭,樂樂小小的臉龐慎重的、又極其溫柔的告訴我:「媽咪,我們以後不要變成那樣的人。」
看電影天外奇蹟,樂大哭出聲因為片中的鳥媽媽被抓走。樂在寵物店前面駐足,我告訴她這些生命大部分的由來,告訴她什麼是領養代替購買。她又再一次得被震驚!再一次的,她告訴我,她要領養動物(並且決不棄養),因為,她不要當那樣的人!在孩子的世界裡,有絕對的真善美!不是你做多少好事、幫助多少人、捐了多少錢!而是一切與真善美背道而馳的,就是「那樣的人」!
我們也許平凡,也許沒有很大的力量去改變世界,我們可能不像公眾人物那般有影響力。可是,我們都可以讓自己不要成為「那樣的人」

我不會決定我的孩子以後想要念什麼科系、想要做什麼樣的工作、甚至想要生幾個小孩,或要不要。所以我如何能幫她決定,假如她要養一隻寵物。


我的答案始終沒有變過。樂樂,我們不要當那樣的人。

分享給朋友:

作家介紹

蔡小宇

蔡小宇 33歲的單身媽媽,育有一個5歲女兒。 在台北出生,台北長大,在台北結婚、生子、離婚。 在女兒四歲的那年夏天,帶著她到蘭嶼打工換宿。 一對從城市來的母女,在海島上意外開啟生命新的篇章。 然而追求夢想卻被迫與女兒分離。 自此,人生歸零,重新開始……

推薦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