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蘭嶼 文 / 蔡小宇

 

蘭嶼的民宿、餐廳陸續開始徵求打工換宿的朋友,也接受三月底的訂房了。日子像是疾行的列車一般,快速從眼前經過。友人問起樂樂,問起我們之後的安排。我說要再回蘭嶼,但樂樂也許無法同行。朋友質疑我一定要去嗎?我:「現在即使要我為了樂樂留在台北,我也不願意。」朋友:「蘭嶼真的有那麼好嗎?」

不單是蘭嶼的問題。
小島真的很美很迷人,不過如果你沒有見過、沒有在那裡生活過你不會了解。對我而言,更讓人心心念念的是「鄉下」的生活方式。


其實我從來沒有覺得都市有什麼不好。尤其我生活在台北,交通很方便。有看不完的展覽、逛不完的百貨夜市、圖書館、美術館、大大小小的藝文空間……曾是我們母女的天堂。更別說我的親朋好友大多居住在北部。我曾以為我一輩子都不會離開。
然而去年此時,一個網路上的轉寄開啟了可能,兩個月後讓我飛到了蘭嶼。一切都只是個美麗的偶然。也許沒有認識男友,那三個月的短暫打工換宿結束後,就又回到了原本的生活也不一定。有的時候,很想樂樂的時候,我都還想過,過回原本生活模式的可能性。不難,可是我不願意。


好玩的是我去年在島嶼並沒有很開心。我經常陷入一種哀傷或憂慮,很少真的享受、活在當下。而回到台灣又因為我一直接受不了與樂樂的分離,我依舊,很不快樂。
這次樂樂的寒假我們可以相聚兩周,天天都是假日。沒有學校、沒有工作。回蘭嶼的準備工作全部停擺,電腦等到樂睡著才可能開機。每一天都跟自己說,絕對不要有遺憾。我再也不要自責沒有多為她念本書、沒有多陪她玩、沒有多跟她說話。

雖然我不願意和樂樂分開,但我期待回蘭嶼。


不管有沒有小孩在我身邊,偏鄉都會是我的選擇。都市也許沒有不好,但那只能是短暫的、度假的地方。對我來說,鄉下才適合生活。
如果說城市裡有豐富的資源,那麼回到島嶼,就是大自然的恩賜。當過多的物質被強制拿掉,我們很自然的回到一個純粹的狀態。
我想念秘境、想念跳水雖然我還沒學會游泳。我想念紅頭山、想念亂爬岩石雖然我體力不好。我想念日出與夕陽,我想念那裡很容易與我們打成一片也永遠把我們當外人的達悟族朋友,還有和我一樣從台灣來的、年年流連忘返的異鄉人。

這次,我會好好照顧自己。絕對,不要再有遺憾。就像現在,我每天一樣。


我永遠也不會後悔去年帶著樂樂去蘭嶼。儘管付出很大的代價。但假如她無法再次在蘭嶼生活、假使有一天蘭嶼的美麗會漸漸消失,那麼我會很慶幸我曾經這麼衝動的做了這樣一個決定。

 

分享給朋友:

作家介紹

蔡小宇

蔡小宇 33歲的單身媽媽,育有一個5歲女兒。 在台北出生,台北長大,在台北結婚、生子、離婚。 在女兒四歲的那年夏天,帶著她到蘭嶼打工換宿。 一對從城市來的母女,在海島上意外開啟生命新的篇章。 然而追求夢想卻被迫與女兒分離。 自此,人生歸零,重新開始……

推薦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