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吃的兩三事 文 / 蔡小宇

我做過許多工作,但以餐飲業居多。


我寫過一篇關於我去某家小店用餐的經驗,內容大抵說我點了一個套餐(菜單上把套餐的內容物寫得很清楚),加點了一份薯條(份量很大)。可是等餐點來了之後,我才發現套餐裡已經有薯條了(菜單沒列到)。
那是一間布置得很雅致,小地方都蠻注意的店。我覺得店員沒有提醒我是否重複點或是分量過多,有點可惜。沒錯,她沒有一定要提醒。可是如果她做了就很貼心。不管是客人點太多(因為很多新客人會搞不清楚店家餐點的份量)、口味上的搭配(我在義大利餐廳最常提醒客人點到兩道麵的口味是同一種醬,是否要更換),多問一句,不用半分鐘。那是經驗的累積,也是店家願不願意投資在第一線服務人員的訓練上的用心。我們永遠可以更好。


我自覺不是一個奧客,但有些事仍然讓我無法忍受。態度差的店絕對不用說,我不會去第二次。不管他東西有多好吃。我愛美食,也沒有花錢是大爺心態,忙碌時忘了微笑絕對沒關係,可是消費食物卻附贈晚娘臉我不願意。不管店員看不看的到,我說謝謝時一定會抬頭直視他的眼睛。
我對台中印象一直很不錯。天氣好、地大、店總是很氣派(笑)、消費也略低於台北。雖然居住時間不長,但走走逛逛也很融入。可是前兩天我去看花燈時,吃到了好難吃的烤玉米!我上次逛年貨大街時,也一連踩到了數個食物地雷!我真的,不開心。我以為簡單的禮貌,(我們別提服務業了,就說是人跟人之間互相得尊重就好)是我的一點小要求(我也有遇過朋友若東西好吃可以忍受店家態度差)。但是,餐飲業,你賣食物,好吃難道不是最最最最基本的嗎?或許好吃對每個人定義不同,可是,我真的不相信有人會覺得:沒味道的烤玉米(完全沒鹹沒甜卻有烤肉醬的顏色)、只有骨頭沒有肉的藥燉排骨加上很稀沒味道的湯、只有加熱沒有把油烤出來的香腸……這些東西好吃。


我幾乎怒吼:「為什麼有人可以賣這麼難吃的東西破壞人一天的心情?」


良心,還不用扯黑心商品與食安問題。將心比心,有那麼難?(打字時我始終都皺眉,現在想到都還好不開心喔)
另一件事,是去家裡附近的水餃店。結果,我又再一次的,遇到了他們漏掉我的單。
說真的,我對於「忙中有錯」的容忍度算高(所以並不會一次出錯就不再去)。曾跟男友討論,他以為,忙碌是可以預期的,不可以拿來當藉口。一定有制度會流程可以改善這樣的情況。我覺得以消費者的角度這樣想當然也不算無理。但是,我三次去消費都出錯。而且,我是用餐離峰時間去的,我去消費的時候,還沒出餐的有:我前面一組兩位客人,我點完餐之後,一會後面來了一組一位客人。(一點都不忙啊)可是她們就是硬生生漏掉我的單:出了前一組客人後就出了後一組客人的。當煮水餃的大姐準備坐下來休息時,我真的不是很開心。


我曾不只一次對男友說,我只煮東西給喜歡的人吃。去年在蘭嶼生活,幾乎天天下廚,也許煮得很簡單,可是那是我的心意。我想藉由烹飪去傳達一份,我對人的愛。


我有一群在餐飲業的好朋友,有的有很高的名氣,被大集團任用,或是名店的主廚;有的喜歡自己手作,即使成本高產量少又費時,也堅持讓人吃到最好的。他們都不斷的在自己的領域裡鑽研,只為了讓自己更進步、能端出更棒的食物。餐飲業其實是好辛苦的,時長錢少還常碰到不講理得客人。可是正因為有這些傻傻的朋友,我在餐飲的路上一直都不孤單。每當我沮喪的時候,我總會知道自己的努力還不夠。


無論你做得是什麼行業,我們永遠可以更好。唯有喜歡自己的工作,並相信一直都有進步的空間,這樣的我們,才真的活出對生命的熱情。

分享給朋友:

作家介紹

蔡小宇

蔡小宇 33歲的單身媽媽,育有一個5歲女兒。 在台北出生,台北長大,在台北結婚、生子、離婚。 在女兒四歲的那年夏天,帶著她到蘭嶼打工換宿。 一對從城市來的母女,在海島上意外開啟生命新的篇章。 然而追求夢想卻被迫與女兒分離。 自此,人生歸零,重新開始……

推薦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