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活著多麼值得感謝 文 / 蔡小宇

上個週末我又來回奔波,為了我最愛的人(他們有各自的理由分別生活在台北及台中,只有我的時間是自由的,我好幸運)。花錢、花時間、花體力,可是我想跟我愛的人在一起,分分秒秒都不想錯過。好啦,其實是蠻傻的。不過我很開心。
搭客運的時候,看到了半部影片:跨樂心樂園。結果哭慘了,哈。
劇情設定得有點老套,擺明要賺人熱淚(對,我很好騙哭)。但是也點出了值得我們去思考的問題。劇中設定了這些癌末患者在一個特別的安寧病房裡組樂團,他們正面積極的努力呼吸直到生命結束。其中讓我動容得一幕是,小女孩(白血病)的母親想讓女兒再做治療,即使明知根本沒希望!她哭著對先生說:「讓她再試一次,再多活一下都好!即使是像這樣安靜得睡著,你不覺得也很幸福嗎?」先生卻對她說:「讓她開心得彈琴吧。」
當我們深愛的人要離去,我們是多麼的不捨,想要多做些什麼企圖挽回。多活一下都好,就算是只能看著對方靜靜得睡著。是一個母親多麼卑微又奢侈的願望。
然而正因生命有限,真的沒有誰該為誰而活著。就像女主角說的,早知道她的生命那麼短暫,她一定會做得更多、愛得更多……。然而我們這些沒有罹癌的人,生命真的長嗎?
有多少人在臨終前,憤恨不平、後悔不已、抱憾終身?又有多少人,根本沒有機會懊悔?死亡總是來得令人措手不及。
也許我們根本沒有機會好好向我們身邊的人道別,怎能不珍惜。
前幾日又看到母親自殺且帶著三個孩子一起離世的新聞。每每,總讓我很難過。有時候我在想:難道是我們的社會太冷漠(或太熱情?!),以致於這些在生命中遭受困境的人會過不了這一關。或許吧!活下來需要好大的勇氣。回頭是彷彿怎麼也解不開的難題,往前是天人永隔。這個世界難道沒有一點令人留戀的美好?我可以理解當一個母親(或父親)不想活著會連自己的子女一起帶走因為怕他們繼續留在世上受苦。但我絕無法贊同這樣剝奪另一個生命存活的權利。即使這個生命是藉由你來到這個世上。有那麼多的可能啊!只要還能呼吸!堅持一下、為了孩子、或者為了任何一個愛你的人,一點點可以留你下來多看一眼的理由......會有一天,當一切都過去,再回頭看是多麼得雲淡風輕。
有人失戀自殺、有人生意失敗自殺、有人被身體的病痛或者憂鬱症纏身……有人癌症末期還努力得想活著、好老好老了還熱情的學習新事物……生命,總是愛開玩笑。
好多好多年前,我的好朋友問我想要什麼。我說我想要快樂。她說:「太籠統了吧!也太貪心了!」好多年過去了,我不確定現在的我是不是真的找到了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但我努力的朝自己希望的樣子前進。有一天,樂樂的父親問我希望樂樂長大以後變成一個怎樣的人?我回答他:「能開開心心做自己想做的事」樂的父親希望樂能變成一個受歡迎的人。我沒有說的是,想當一個受歡迎的人,太難。你永遠不可能讓所有的人都愛你,你只能,選擇自己要不要在意,要不要快樂。
這些年我遇到好多好多事。想起小時候第一次失戀,我曾不吃不喝,最後拿起電話打生命線(笑)。告訴電話那頭的志工:「我並不想死,可是我失去了活下去的動力。」但在那之後我又談了好多次的戀愛,每次失戀都哭得死去活來。我結了婚又離婚,被迫跟孩子分開的時候也一度沒有力量再站起來。我曾有憂鬱症並且堅信自己可以戰勝它。好多次,經歷了生離與死別後,心中感嘆:還好我沒有死!雖然過程中有好多的淚水和痛楚,讓我大哭大喊:為什麼我的課題那麼難!可是一次又一次的完成這些挑戰,也讓我既感動又感謝。生命當中的美好與奧秘,除非自己走過。沒有理由抱怨,可以活著,多麼值得感謝
還有好多事沒完成,還有很多的夢等待我去實現。一天一天,我期許自己,可以隨時離開這個世界,都不會有遺憾。如果有一天,突然的,我來不及跟這個世界道別,我但願所有想起我的人,都帶著微笑,都感到溫暖。

分享給朋友:

作家介紹

蔡小宇

蔡小宇 33歲的單身媽媽,育有一個5歲女兒。 在台北出生,台北長大,在台北結婚、生子、離婚。 在女兒四歲的那年夏天,帶著她到蘭嶼打工換宿。 一對從城市來的母女,在海島上意外開啟生命新的篇章。 然而追求夢想卻被迫與女兒分離。 自此,人生歸零,重新開始……

推薦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