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願意聽我說 文 / 蔡小宇

到小島一周了。本來應該是悠閒的生活,工作混雜著休憩,很愉悅的、很享受的,有時候。有勞力的付出,像是粉刷牆壁、簡單修理床鋪、去山邊挖土種花……是我相當喜歡的工作。也有花費腦力的思考,像是民宿工作的安排、早午餐的準備等等。這部分就比較傷腦筋。我實在是個頭腦簡單四肢又不太發達的人啊!(笑)
每天生活都很充實。聽起來很好,實際上也應該是。只是,每個夜裡,我都會上網,看一下關於服貿的最新發展。

然後我感到憂傷、氣憤,和深沉的無能為力。
我讀了很多資料,試圖想多理解一點正反兩方的立場。我有很多的資料連結,可是我決定不在這裡放上。想看的人隨便在網路上都一堆資訊。而評論?我想我不具備這樣的資格,所以這是我個人的心情與看法。而我,是一個母親。是一個台灣的平民百姓。

首先,我感謝那些學生。他們很多人在服貿通過了之後並不會受到影響(甚至會更好),可是他們依舊站出來為一些可能被犧牲掉的人(中小企業、白領階級、我們的下一代)而請命。我們可以去思考一個問題,當一個人會願意不顧自己的利益而去做一件艱難且吃力不討好的事,這背後是多強大的愛在支撐?是對家人、對社會、對我們這塊土地,一種無法任它沉淪的急迫與心痛。

我以為,台灣最珍貴的資產是自由與民主。是,很多人會說台灣太自由了!太民主了!所以才會有這些暴民、動不動就抗議、什麼都反!是,我們的確有非常大的學習與進步的空間,但我仍然經常以生在台灣感到欣慰。

以我為例,用最簡單得將台灣一分為二,我是窮人那一邊的。可是,在台灣現在的環境,我可以窮得很有骨氣!我可以過我想過的生活,用我自己的方式!之後呢?當有一天生存變的艱難,我還能夠不為五斗米折腰嗎?這遠遠不是提高自己競爭力就可以改變的現實,而是一種你能不能選擇生活方式的自由。
我很努力教育我的孩子。我唯一的願望就是她能長成一個快樂的人、做她想做的事。看看香港,想想台灣!如果台灣從教育開始被挖根,我真的不知道下一代還剩下什麼!有學生的課改在立法院前上,有親子共學團體也移師到立法院前集合。我們不是為了反對而反對。沒錯,我明白很多人只想好好的、安安穩穩的,不求富貴的平安過日子。對於政治,是碰也不想碰的。我完全理解,因為我也是。可是你們知道嗎?我們現在就是想守護那個所謂好好生活的自由。

這兩天有爆發流血衝突。有人說這是學運的代價。我只能說我很敬佩這些人,並且為自己沒有行動感到非常慚愧。有太多人看著充滿偏頗的報導(所以為何我反媒體壟斷)指責學生們暴力,卻對我們殘暴的政府渾然不覺。錯誤的訊息比無知更加可怕!即便不派鎮暴警察,即使那警棍不往下揮打,整個服貿的粗魯作業、核四的粗魯作業、多少為了財團所修的法、徵的地、樂生、大埔……,我現在居住的蘭嶼,還"寄放"著當年用欺騙手段跟蘭嶼鄉公所簽租約的核廢料(且到期了也不遷走,就是無賴得繼續存放),這不是暴力?!告訴我,這不是獨裁!你敢不敢,看著我們的雙眼說,台灣很民主!

然後靜坐是暴力。抗議是暴力。遊行是暴力。
如果是這樣,那我的確是一個暴民。

當獨裁成為事實,革命就是義務。
這不是煽動,我也沒有那個能力。我很誠實的表達出我對台灣政府現在的看法。也許我影響力很小,我也不是不知道大陸早有以商逼政的所有條件。我知道也許是明知不可為而為之,但是我不願意什麼都不說、什麼都不做就兩手一攤說自己束手無策!我很擔憂。因為我愛這塊土地,因為我不會離開。這一篇寫得很混亂,可是我想讓孩子們知道,很多大人們跟你們是一起的。對不起我們很多人沒有站出來,沒有在第一時間、沒有在現場聲援。是我們長期對國家、對社會的冷漠,逼得你們公民不服從。我知道只在電腦前敲敲鍵盤、掉幾滴眼淚很容易,和你們得付出完全不能比。我真的很抱歉!謝謝你們的努力。

反核遊行前小妹問我遊行就有用嗎?我不知道。可是這就是我的立場,我反對,一切蓄意傷害這塊土地的事。我也許天真,但還沒有樂觀到以為號召一群人上街頭喊喊口號就可以改變世界。不過我也沒有悲觀到以為自己毫無力量就不戰而敗。我當然無法肯定政府有一天會突然願意聽見人民的聲音,可是當我們願意表達,當我們越來越清楚並且不再任人擺佈、隨波逐流,我不相信台灣會終於走回我們最不希望的路。這是信念,也是支持我們走下去的力量。

天佑台灣!

分享給朋友:

作家介紹

蔡小宇

蔡小宇 33歲的單身媽媽,育有一個5歲女兒。 在台北出生,台北長大,在台北結婚、生子、離婚。 在女兒四歲的那年夏天,帶著她到蘭嶼打工換宿。 一對從城市來的母女,在海島上意外開啟生命新的篇章。 然而追求夢想卻被迫與女兒分離。 自此,人生歸零,重新開始……

推薦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