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得見的幸福 文 / 蔡小宇

昨天蘭嶼大停電,跟民宿的小幫手們用電腦看了電影逆光飛翔。
是部很精彩的小品。劇情主要在說一位天生眼盲的男孩,第一次離開家住校念音樂系。他遇見了一位愛跳舞卻因故放棄學舞的女孩,兩人在夢想的路上互相鼓勵的故事。
這部片沒有什麼煽情的手法,淡淡的,卻很真實,很觸動人心。

當男孩的母親送他到學校,要將他一個人留在宿舍,那種既不捨又擔心,可是心中又明知道一定得讓他學著自己照顧自己;當男孩說想要自己試試看、練習從宿舍走到教室,母親從亦步亦趨到放手讓他自己走......身為一個母親,我完全可以體會那種恐懼。

放手,向來是個艱難的決定。多少人一輩子也做不到。而真的放手的那一刻,需要多大的信任與勇氣!
由於去年我被迫與樂樂分開,每一次的分離我都在逼自己放手、每一次我都咬著牙把小樂推得更遠一點。也許在樂的年齡是早了點,但卻也是我不得不學習的功課。我何嘗不想永遠和她在一起?我何嘗不想一輩子照顧她?可是我不能,樂樂並不是我的私有財產。而且我也不可能跟著她一輩子。也許,透過孩子,真正需要練習獨立的是母親。

劇中說到男孩因為小時候鋼琴比賽第一名,被同學一句:還不是因為他看不見!」給刺傷而再也不願意比賽,只因為不想被同情。一件他最熱愛的事,一件他唯一做得比別人好的事......母親淡淡的說著,只有心疼,沒有怨懟。當老師告訴他比賽是個很好的機會、鼓勵他需要被更多人看見,男孩:「難道不比賽我就不會被看見嗎?」

想想現在社會上的紛爭,台灣族群的撕裂。什麼時候開始,我們注重競爭、排名,多過於相親相愛、彼此扶持?我們把跟我們「不一樣」的人畫在框框的外面,卻也把自己關在一個小圈圈裡!我不知道被看見重不重要,可是好好生活、能做自己熱愛的事,是我現在活著的唯一準則。在夢想的路上,我們像那位女孩一樣,總是遇到很多挫折。可是究竟誰能叫我們放棄?誰能叫女孩不要去考舞團?誰能叫男孩不要去比賽?永遠,都只有他自己啊。「如果對喜歡的事情,沒有辦法放棄, 那就要更努力地,讓別人看到自己的存在。」

女孩問男孩若他有天看的見,想做什麼?他回答,想逛逛、不撞到東西、找一間咖啡廳、靠窗有陽光的位置……對我們一般人而言是多麼稀鬆平常而卑微的願望!

整部片沒有要說教,也似乎沒有特別想告訴我們什麼大道裡。可是我看到了好多。從一個眼盲的男孩,卻,讓我們深深思考著,是否,有時,我們的心更加的盲目?

「也許我一直照著別人的方向飛,可是這次,我想要用我的方式飛翔一次。」

「有些事你自己不去試,你就不知道自己能夠做到多少。」

關於夢想、關於追尋、關於人生。好不好,就勇敢一次?就算,逆光飛翔。

分享給朋友:

作家介紹

蔡小宇

蔡小宇 33歲的單身媽媽,育有一個5歲女兒。 在台北出生,台北長大,在台北結婚、生子、離婚。 在女兒四歲的那年夏天,帶著她到蘭嶼打工換宿。 一對從城市來的母女,在海島上意外開啟生命新的篇章。 然而追求夢想卻被迫與女兒分離。 自此,人生歸零,重新開始……

推薦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