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嶼的天空_媽咪的男朋友 文 / 蔡小宇

蘭嶼三個月當然不是人間三年。可是真的發生好多事。
比如說,我交男朋友。
而對樂樂來說這代表什麼意義呢?也許要從父母離異開始說起。

去年離婚時我帶著小樂離開住了五年的前夫家,當時三歲的樂樂問我:為什麼不跟爸爸住了?
我:因為我跟妳爸爸生活在一起不快樂。

樂:可是我想跟媽咪生活在一起也想跟爸爸生活在一起!
我:我知道(抱緊小樂),但那樣我會很痛苦、天天跟爸爸吵架然後天天哭、爸爸會一直生氣……妳喜歡看見這樣的爸爸媽媽嗎?
樂搖頭。
我:我們分開住以後,妳還有看見媽咪哭嗎?每次爸爸來接妳的時候,媽咪都是笑笑的爸爸也都是笑笑的,這樣不是很好嗎?
樂微笑著點點頭也抱緊我,感覺是無奈但理解了。

我知道這對三歲的孩子有多困難。
對三十歲的我來說又何嘗不是。

我們母女過了一段辛苦(情感上)的日子。不過再怎麼辛苦也比在失望的婚姻裡苦撐演戲要好。

男友的出現一開始對樂來說只是一個陪她玩的哥哥。樂樂喜歡他我也喜歡他,我們後來的交往很順其自然。只是我們一開始約會就火速跳到同居,完全沒有讓樂有緩衝的時間(孩子果然適應力很強)。並非刻意忽視,但我看不出樂樂有什麼大的反彈。於是我們就變成了一家三口的新組合!

每天早上,樂樂一醒來會跳上我們身上撒嬌。之後男友送我到工作的餐廳。他曾笑說:好像送老婆小孩上班上學。然後我們各自上班工作。傍晚若男友工作結束就帶我們母女出門走走,也許吹吹風也許到學校溜滑梯也許下海玩水,晚上吃完晚飯再回家休息。而這樣簡單的日子卻是我夢寐以求的。

雖然當時我還未結束餐廳的工作,所以陪樂的時間不多。但也許這樣平淡規律的生活讓樂樂(部分原因也是因為媽媽心情愉快吧)與我都很安心。樂在我與男友同居兩三天之後,居然開口叫他:爸爸。

之後樂樂還是繼續叫他哥哥。但「爸爸」這個稱呼偶爾會跑出來。
我忍不住問樂:妳問什麼叫他爸爸?
樂一臉理所當然:因為我喜歡他當我爸爸。
我:那妳(親生)爸爸呢?
樂:也是我爸爸阿,媽咪,我有兩個爸爸對不對?

樂樂也經常跟我或男友鬧彆扭。我們當然也擔心她會不會不喜歡我交男朋友、或者覺得媽咪被搶走了。但只要我問,樂樂永遠說:我愛媽咪也愛哥哥!甚至說出:媽咪喜歡的我就喜歡!

看著樂樂與男友生活在一起實在很奇妙。樂樂很愛黏著男友撒嬌、也愛把他當大玩偶一起玩,不過有時也會翻臉把氣出在男友身上。男友雖然沒有孩子也沒有太多和孩子相處的經驗,可是他很體諒我。在樂樂胡鬧時默默退開讓我們母女能自行處理。

對我們這樣一個重組家庭來說,平凡簡單的生活是幸福也是基本。然而未來的挑戰才正要開始!

分享給朋友:

作家介紹

蔡小宇

蔡小宇 33歲的單身媽媽,育有一個5歲女兒。 在台北出生,台北長大,在台北結婚、生子、離婚。 在女兒四歲的那年夏天,帶著她到蘭嶼打工換宿。 一對從城市來的母女,在海島上意外開啟生命新的篇章。 然而追求夢想卻被迫與女兒分離。 自此,人生歸零,重新開始……

推薦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