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嶼的天空_恙蟲病! 文 / 蔡小宇

還有一件大事,樂樂被恙蟲咬。

剛開始樂說腋下會癢,我不以為意,只認為是被蚊子咬。問樂需要幫她擦藥嗎?樂說不要。
過了三天,樂高舉右手說:好痛。然後我看見了那紅點中明顯的燒痂,再摸摸樂樂的身體,不知是否為心理作用,還真有點夯夯的。

恙蟲病在蘭嶼不能算少見。容易轉成重症、高致死率、要送回台東就醫……是恙蟲病的討論字串。
不很擔心的原因是樂樂還活蹦亂跳清神很好,恙蟲嘛,男友跟他們民宿的工讀生都被咬過啊,應該還好吧?!
到了衛生所,跟醫生說明後,樂樂非常配合的高舉右手讓醫生看。
醫生:我覺得不像。
這時在醫院量體溫已經快要三十九度了。醫生雖然沒開恙蟲的藥給我(因為他覺得不像),卻要我密切注意高燒不退的問題。同時問我住在哪一個村,怕我住太遠(整座蘭嶼島只有一間衛生所)會延誤就醫。接著又跟我說恙蟲病的致死率高達六成。(是想嚇死誰?!)

當晚樂樂高燒。
隔天樂樂還是發燒,白天昏沉沉的。最後在大家的勸說以及我也不是很放心的情況下,又再一次的進了衛生所。

我告知了另一位醫生昨天的情形後,拉開衣服給醫生看:可是昨天醫師說這不像恙蟲咬……。
醫生:很像啊!
我:是不是!我們都覺得很像!(是整個跟醫生聊起來的意思?)
總之順利的拿到恙蟲藥。

接著問題又來了!樂不肯吃藥!
第一次吃藥樂樂跟我僵持了一小時。
這麼大的孩子無法用硬灌的,好說歹說、威脅利誘什麼方法都用盡了,我跟同事還聊起了恙蟲藥不知道有沒有可以打針的?餐廳裡的一組客人,一家大小包含爸爸、媽媽、兩個兒子都加入勸說樂樂的行列。小哥哥們還拿出平板電腦試圖想哄樂樂吃藥。(老天我實在好幸運,出門總是遇貴人!謝謝大家!)

忘了樂最後是怎麼吃下藥了(辛苦的事就不用記太清楚嘛),不過這天的第二包藥樂樂吃的很乾脆。然後要吃第三包藥時,樂樂抗議了:我沒有發燒了為什麼要吃藥?我已經好了!

我解釋了恙蟲藥一定要吃,她不是單純的感冒發燒……。最後在我自己也沒有搞清楚(比如說抗生素有一定療程,不然身體會產生抗藥性?)的情況下,我承諾樂樂:晚餐這包藥吃完,只要妳今天晚上到明天早上完全沒再發燒我們就不用再吃藥!
樂樂果然沒有再燒。很多大人需要吊點滴、送回台東就醫的情況也完全沒有發生在樂樂身上。我能說什麼呢?樂樂真是一個自癒能力超強(莫非是金鋼狼?)的健康寶寶啊!


有了這次的經驗,我更放心樂樂能跟著我流浪、四海為家了。

 

愛護我們的土地:搶救蘭嶼野溪

分享給朋友:

作家介紹

蔡小宇

蔡小宇 33歲的單身媽媽,育有一個5歲女兒。 在台北出生,台北長大,在台北結婚、生子、離婚。 在女兒四歲的那年夏天,帶著她到蘭嶼打工換宿。 一對從城市來的母女,在海島上意外開啟生命新的篇章。 然而追求夢想卻被迫與女兒分離。 自此,人生歸零,重新開始……

推薦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