謎情 (三) 文 / 小闊葉

    站在家門前他深深吸了口氣後才推開門,發覺麗麗正坐在餐桌前誦讀經文,她見到薩利赫,驚訝的放下經書。

 

    「你今天怎麼這麼早回來?」說完她起身為自己的大哥倒了杯黑咖啡擱在桌上。薩利赫沒理會妹妹的問題,大步走到她面前,低聲說道:「你快去跟哈桑講,他被盯哨了。」

 

    「什麼?」麗麗的黑眼珠在這時睜得更大了,雖然隱約知道大哥所指何事,但瞬間無法回應。

 

    「他不是有參加反政府活動嗎?」薩利赫厲聲問道。

 

    「他……他……沒……」

 

    麗麗一時間不知該做何反應,左顧右盼不敢正視哥哥,薩利赫抓緊她的雙臂搖晃。「你不要再隱瞞了,這樣會害死哈桑的。」他急切說著,手指的力道更強了,沒說出口的是,連自己一家人都會被連累。

 

    「大哥你怎麼知道的?」麗麗扭動上身,她被薩利赫抓疼了,蒼白的臉頰開始恢復血色,薩利赫放開手,眼神直盯著自己的妹妹。

 

    「我在長官的桌上發現哈桑的資料,趕緊回來警告他。」

 

    薩利赫加重語氣讓麗麗明白事態的嚴重性。她想了一會兒後跑進房間撥起電話,薩利赫坐在客廳看著窗外,天空還是一片湛藍,他的思緒一下子飄到遙遠的沙哈拉沙漠,那裡的天空也總是藍的如此純淨,他突然好想回到老宅那邊,他想念沙漠中那份孤獨感。

 

    「我知道……。」


  「大哥不可能害你……。」

 

    「我知道……。」

 

    房裡傳來麗麗斷斷續續的隻字片語,雖然刻意壓低音量模糊不清,但仍然隱約鑽進耳朵裡。薩利赫無心傾聽臆測,這狀況讓他感到疲憊,那倦怠感激烈得像從胃裡湧上來,帶著難聞的氣味,薩利赫重重吐了一口氣,彷彿這樣就可以釋放那些痛苦與壓力。

 

    終於,麗麗走出房間,她看著薩利赫,「大哥,哈桑想跟你聊一聊。」她說。

 

    「好啊,在哪裡呢?」他故作輕鬆回應。

 

    「他待會兒就到了。」

 

    趁這機會薩利赫將咖啡一飲而盡,拿起餐桌上的麵餅,隨意佐上沙拉,麗麗趕緊為哥哥再斟一杯,薩利赫喝起來只覺得苦不堪言,只是他不知這苦味是因為咖啡還是往後的人生,兩人就坐在餐桌前四目相對。

 

    「大哥,對不起。」終於,在薩利赫喝下最後一口之後,麗利低下眼簾說著,「給你惹麻煩了。」

 

    「但是,拉德希總統真的是一個獨裁暴君,在他統治下人民生活很困苦。」她馬上又抬起頭熱切地說著。

 

    「夠了!」麗麗話還沒說完就被薩利赫打斷,接連兩杯咖啡讓他的胃感到不適,加上自己的妹妹竟然如此不成體統的言論令他惱怒。他說:「妳一個女人居然敢公然評論總統。」

 

    「可是……。」

 

    有幾秒鐘的沉默,薩利赫注視著麗麗的臉,他沒洩漏出任何心裡真正的想法,聲音出奇的平靜:「當初真應該拒絕這樁婚約,你知道他捅了多大的簍子嗎?哈桑真的會把我們整個家族都害死。」

 

    麗麗還想反駁,卻聽到一陣急促的敲門聲,薩利赫打開門發現是哈桑,他們互相親吻臉頰祝福後,薩利赫讓他進來後再將門牢牢反鎖。

 

   「你從哪裡得到的資料?」哈桑問。

 

    薩利赫看著面前才剛留上短鬚的哈桑,竟然在自己面前擺出老練的姿態,心裡有著啼笑皆非的感覺,哈桑一直是個自恃甚高又單純的孩子,大學念了兩年書就以為洞悉全世界的一切。

 

    「你今年幾歲?二十?」薩利赫鎮定地問道,看著面前這個稚氣未脫的年輕人,覺得簡直是不知天高地厚。「你知道反政府所要付出的代價嗎?」

 

    「不要以為我年紀輕就無知。」哈桑握緊拳頭,耳根漲紅叫著,「我知道要為人民爭取民主,這個國家才會有希望。」

 

    「你要背棄真主投向西方資本主義嗎?」

 

    聽到哈桑不切實際的空泛言論,薩利赫整個火氣全上來,因為局勢不穩定的關係,這套言論在最近更是火速蔓延,大街小巷耳語宣傳感染,人民終日惶惶不安。

 

    「我謹遵可蘭經教義,但也要推翻獨裁暴政,我不畏懼死亡但不願意見到任何不公不義的事。」哈桑開始振臂疾呼口號,在他青春的目光中,只有勝利的榮耀而看不見失敗的苦果。

 

    「你先不要激動,我只是問你知道該怎麼做嗎?」薩利赫不想引起爭吵,他省下爭辯的時間冷靜地問道,「你們有沒有組織?有沒有領導人?有沒有計畫?有沒有後援?軍備充不充足?」

 

    哈桑被這一連串的問題逼的啞口無言,瞪大眼睛看著薩利赫。而薩利赫看著眼前的哈桑,就知道背後那群年輕人的想法,空有熱情口號卻沒有組織計畫,對抗軍力強大的政府均無疑是去送死。

 

    他嘆了口氣,幾乎可以預見哈桑的下場,還有無數年輕人的下場。

 

    「你們不可能單靠熱情便可以成功。」薩利赫說完看到哈桑肩膀微縮,知道他此時才開始思考這個問題,於是便繼續說下去。「帶我去見其他的人吧,我幫你們。」他說。

 

    「你為什麼要幫助我們,你難道不是政府那邊的人嗎。」哈桑想起這點,立刻露出警戒的姿態。

 

    「如果你真的這麼想,當初就不應該將麗麗牽扯進來。」

 

    這下真的完全惹惱了薩利赫,他大聲斥責,一陣可怕的憤怒占據了他,若非因為麗麗,他根本不需要淌這場渾水,今天就算這事能處理圓滿,但自己已經被烙印在黑名單上,難保哪天不會再被鬥爭,一想到往後的日子,薩利赫不禁皺緊眉心。

 

他大可以說:這件事情是你惹出來的,與我無關。但並沒有說出口,他知道這種說法會讓麗麗有什麼反應,他也清楚並不是那種反傳統或令人困惑的情緒,但如果他做下了承諾,也就必須伴隨一波自我厭惡而來,或許這樣他的內疚會輕一點。

 

    他們面對面坐著,並沒有看對方,各自懷著自己的心事,麗麗這時突然插嘴:「大哥,我是自願的。」

 

    「閉嘴,男人討論事情,女人乖乖待在房間裡。」

 

    這回開口訓斥的是哈桑,麗麗果然就低下頭抿緊嘴走進房裡,薩利赫心裡頗為讚賞,在這父權至上的回教國家,哪能允許女人干涉事務,麗麗的確被自己寵壞了,需要有人管教。

 

 

    他們凍結在對峙的場面中,哈桑遲疑許久,不知該如何下決定,最後退到一旁撥打手機,看他曖昧的態度,薩利赫知道電話的那頭應該是關鍵人物,便走出陽台坐在涼椅上靜靜等待結果。

 

    齒輪已經在轉動,現在說什麼也來不及,但是如果,真的有如果的話,他真的希望一切都不要發生。一邊是自己誓死效忠的政府與另一邊熱血激情的年輕人,如果有可能的話,薩利赫真的希望這只是一場噩夢。

 

 

    「帶頭的人同意跟你碰面。」哈桑講完電話,僵硬地來到薩利赫身旁說著。

 

    「什麼時後?」薩利赫沒回頭,他維持坐姿雙手交握放在大腿上,望著遠方問道。

 

    「今天晚上我會來帶你過去。」

 

    「好。」

 

    「大哥,雖然我們沒有像政府有武裝軍隊,但還是有自發性的組織。」哈桑已經沒有之前的慷慨激昂,聽他說話時感覺嘴唇好像腫起來,含混不清的口氣就像是在徵求認同,他看起來帶著像小孩子般的天真焦慮,薩利赫不禁搖搖頭。

 

    「你先不要跟我解釋,一切等晚上再說。」哈桑看著他的眼睛,幾乎可以感受到他的誠意。薩利赫不帶敵意的平淡語氣,讓氣氛緩和不少,說完後沒再多說些麼,便送哈桑出門,等轉身回到屋裡,緊緊關上門,他只覺得一切荒謬到極點。

 

 

    哈桑離去後麗麗才敢從房裡出來,她嘟著嘴看著薩利赫,那忸怩的模樣讓他忍不住勾起嘴角。

 

    「總算找到人可以治妳。」

 

    麗麗臉頰飛紅,靦腆的說道:「其實哈桑很少對我兇。」

 

    「這樣的男人倒是很少見。」

 

    「就跟大哥一樣啊,從來不會對我兇。」她對著哥哥眨眼說著。

 

    所以才讓妳闖下大禍,薩利赫無言,一股突如其來的渴望侵襲他,如果可以的話,他會緊緊地將妹妹擁入懷中,保護她不受讓何傷害。

 

    麗麗不知薩利赫思緒,接著問他,「大哥真的要幫他們?」

 

    「我不是要幫他們,是要救你跟哈桑。」最重要的是保護自己家人,薩利赫心裡想但沒說出口。

 

    「我替哈桑謝謝大哥。」麗麗低下頭。

 

    薩利赫恍惚了,什麼時候自己的妹妹已經有成熟的姿態了。

 

    好像才不久前,這個小女孩還緊緊拽著自己的衣角,片刻不願離開,每天出門前都要與她糾纏好一會兒。怎麼才一會兒的時間,她就長大了,已經將全副心思都放在未婚夫身上,讓他有種酸楚失落的感覺,望著妹妹清麗的臉龐,薩利赫覺得自己情緒複雜矛盾極了。然而他現在沒有心思縱情在回憶過去,嚴苛的考驗正等著他所做的一切抉擇,薩利赫不禁嘆了一口氣。

 

    「哈桑說,等革命成功後,會請他的族長隆重下聘。」

 


    說到這裡,麗麗頭更低了,以至於完全沒注意到薩利赫陰霾的臉色,他不知道哈桑是否還能活到那一刻。

 

    「到那時候再說吧。」

    他怕自己的表情會背叛自己,便撇過頭避開妹妹,薩利赫仰著頭喃喃回答著,他終於找到了自己的聲音,苦澀乾啞,只是這說出來的話語聽起來更像是在安慰自己。

 

 

 

                    ...........................................未完待續

分享給朋友:

作家介紹

小闊葉

小闊葉,原本只是一個熱愛塗鴉的室內設計師,直到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下參加人生第一次的徵文比賽,寫下了生平第一篇短篇文章,從此開始狂熱迷戀上這強烈表達自我的方式。

推薦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