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轉身。 文 / Naomi

妳一直以為離開的人會比較堅強,因為那是自己決定的選擇。

 

同時愛上了兩個靈魂之後的每一天,妳的心來來回回無法停止糾結,沒有半刻寧靜。妳才知道原來,有一種孤單叫無助,只有自己知道,只好自己承受。

 

妳沉默的時間變多了,和誰的快樂都無法分享,妳小心翼翼,怕傷了彼此。他們的愛對妳是絕對的純粹,每次讓妳想起時,都找不到方法原諒自己。妳的愛情,開始慢慢有了時差,而妳再也沒有屬於自己的時間。

 

「妳怎麼可以這樣對他?」朋友們跟妳說。

 

「愛情的市場,我只是想給自己多一些機會。」妳說的理直氣壯,但換來的,是很多的不以為然。

 

「他一直都對我很包容,我其實不知道自己怎麼會愛上別人?」

 

「在這裡遇上了Sam之後,我才知道原來快樂也可以是一起的。」

 

妳想求救卻沒人願意懂;妳站在三人的世界裡,享受了所有的夢寐以求,然而,卻看不見這段美好的終點。

 

相愛多年的他一向冷靜不多話,牽著妳的手總握的很緊,妳感覺放心卻少了些精采﹔而現在身旁的Sam,總有辦法讓妳又哭又笑,無法自拔。

 

那一夜,悄悄在澡間傳完越洋簡訊之後,妳躺回Sam厚實的肩膀,夢醒時卻聽見自己喚著另一個名字。當下那份無法言喻的內疚和心虛,讓妳第一次了解,原來,妳沒有想像中的自由。

 

 

 

一個身經百戰的同事在Party上對妳說:

 

「在兩者之間要做選擇很容易,誰的難過讓妳最傷心,他就是妳的最愛。」

 

這句似是而非的話,沒有幫助到妳,妳不確定一個結束會不會保證另一個開始。

 

妳的世界不再明亮,所以妳越來越膽小。直到當Sam說希望妳能留在這個國度一起追求美景,妳哭了。Sam以為妳是感動,妳卻比誰都明白,這些幸福的聲音,卻因為還有另一個他,讓妳無言以對。

 

他說年假要飛到有妳的城市一起過節時,妳決定要自己回去。這一次,他說要向妳求婚,買好的婚戒,是幸福Tiffany,因為妳鍾愛這個牌子。

 

在機場的清晨,Sam說:「以後不准妳再這樣離開我了。」機票握在手裡,起飛的時間分秒倒數,看著Sam不捨離別的模樣,妳紅著眼,卻說不出那些明知道不能還要安慰的話。

 

Sam從來就捨不得見妳難過,所以一把將妳摟在懷裡。「我們很快就會再見面了,下一次妳回來的時候,我會在這裡等妳,就像現在一樣,我們很快就會在一起。」

 

「我不在妳身邊的時候,答應我,要好好照顧自己,知道嗎 ?」

 

妳想這輩子再也無法忘記Sam哽咽的聲音。看著一個大男人紅著鼻頭,雙手拼命抹淚的那個樣子,妳終於忍不住放聲大哭。

 

為了自己,也為了這段,不能說的愛情。

 

飛機上,妳讓身體深深陷在椅子裡,手裡抱的Teddy Bear是Sam提前送的生日禮物。妳心裡想著:再過不久,就要換成另一片天空,等醒來時,希望一切都可以無所謂。

 

星空下,妳閉上了眼睛,就那樣睡著了。

 

下了飛機,排隊等著通關,「Passport, Please!」,慌忙中東西散了一地,妳才發現那張,不知在何時躲進妳紅色皮夾裡,Sam寫的卡片:

 

『這一路,光影匆匆,妳最後想起的,會是誰的笑容?』

 

 

原來

 

在愛的背面

 

妳和他記得的

 

很早,就不一樣了。

 

分享給朋友:

作家介紹

Naomi

《學歷》

紐約市立大學心理學碩士 俄亥俄大學特殊教育學碩士

《經歷簡介》 長期於全國各學校、醫院、企業機構講授心理衛教之課程,並常受邀於廣播、電視等媒體提供諮詢,解答各種心理疑問,,對於助人工作有相當高的熱情與關懷。專長研究心理學、性別議題及人際關係,臨床治療經驗豐富。

推薦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