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瑪包法利 V.S. 魯道夫 慾望之愛 文 / 藍二大

有些愛情始於慾望,通常一開始是難以辨認的,而這個故事要從一個已婚的女人說起。

包法利愛瑪是個已嫁做人婦的醫生娘,她有著美麗的容貌與平凡的生活,然而就是「平凡的生活」驅使她試圖找尋愛情,滿足她所認定的幸福婚姻生活;剛開始她會彈奏鋼琴、品嚐美酒、自製精緻的手織餐巾,只是面對無趣的丈夫,就算她試圖美化環境、製造情趣,只換得無以滿足的回應,即便生育,也無法滿足在婚姻中被需要的感動,

於是就在某日,她遇上了性喜漁色的魯道夫。

在那個時代,包法利夫人沒有走出婚姻的選項,只得偷情,她從未聽過一個男人跟他說如此恭維大膽的情話,瞬間這個男人使得她的存在變得重要,相較生活單調的丈夫更讓她覺得自己的婚姻生活極其無趣。

她渴望與魯道夫私奔,然而魯道夫的內心只是想著征服一個美豔的有夫之婦,從未想過其餘的,換而言之,包法利愛瑪以為遇到了愛情,實則是遇到了慾情,他並非不忠於自己的愛情,而是她沒得選擇。以下就藉由魯道夫對愛瑪的隻字片語,來看看你有可能遇到的慾望之愛的類型:

 

以下哪一句讓你覺得最有慾情的暗示?

 

A | 愛瑪...我情不自盡,脫口而出,包法利不是妳的姓,這是別人的!

B | 做我的朋友、我的妹妹、我的天使吧!

C | 我們在一起過生活,就像摟抱一樣

 

 

 

 

 

 

 

來解構一下這些隻字片語吧!

 

A | 愛瑪...我情不自盡,脫口而出,包法利不是妳的姓,這是別人的!

這是魯道夫剛追求愛瑪時,趁著四下無人對著愛瑪表達自己的心意。如果這男人是認真的心態下說的,或許可以歸類為超脫立場,但若是情慾驅使之下,或許他試圖用超脫當客觀,為的只是想讓自己的情慾找個合理的藉口,試圖也把對方拉到這樣的氛圍裡,成為共犯;愛情與慾情有時只有一線之隔,如果你選擇了這句做為慾情的暗示時,或許你也認為這並不是合理的真愛途徑,換句話說,真的要跨越你所認知的禮教,不管是不是真愛,都很困難呢!

 

B | 做我的朋友、我的妹妹、我的天使吧!

這句話是魯道夫征服愛瑪的最後一刻說的,比起A選項要更模糊親密,甚至超越框架。在現代來說有個不成文的怪現象:就是先認了喜歡的對象當僅次於愛情的關係,像知己又不像朋友,因為這關係僅次於愛情,進可攻、退可守,要說沒事彼此相扶持的友誼倒可貴,但也有像是魯道夫與愛瑪這樣擦槍走火的情份;如果你選擇了這句做為慾情的暗示,代表其實你對於較親暱的男女關係,是持著懷疑的態度,而你也容易比較異性對待妳/你與其他同性之間的態度,同樣的也比較容易因為愛情而奉獻自己,同樣地當你累積類似的經驗時,你也會對男女之間的曖昧缺乏信任與自信。

 

 

C | 我們在一起過生活,就像摟抱一樣

這句話是愛瑪要求魯道夫私奔時所說的一句對白,當時的愛瑪對於婚姻失望,但對於偷情也感到疲憊,下意識地覺得魯道夫不夠愛她,她期望把關係單純化,藉由改變生活給自己與魯道夫一個新的刺激。其實愛瑪也感受到一件事,但她並不承認,那就是魯道夫不是真心愛她,如果你選擇了這句話做為慾情的暗示,其實多多少少透露出一件事,那就是期望在情慾的背後,能有幾分的情,而不是完全的慾望;這句話比前兩句還來得不具挑逗,反而有些接近承諾,或許選擇這句的你,下意識覺得這樣的承諾是陷阱。

 

 

 

語末:

這本19世紀寫實主義的愛情作品「包法利夫人」,是福樓拜根據真實事件所撰寫的,包法利愛瑪在愛情中是個真摯的對象,她並非不想忠於自己的愛情,而是她遇到太多不願意把愛看得太重的對象,她幾經三位男人,包法利、魯道夫與雷昂,最後服毒身亡,並沒有找到她夢寐以求的愛情。

藍二大覺得就算她沒有服毒,也會被失敗的愛情搞得受傷頗深,她如火般的投入愛情誠屬可貴,但試問有幾個人可以承受這燎原般的愛情而不受傷?所以情可貴、慾易求,打平了是最圓滿,不過一旦慾高過愛,就得斟酌甚麼是你最需要的了。

延伸閱讀: 包法利夫人

分享給朋友:

作家介紹

藍二大

藍二大(Daria)

 

愛情級數五、六段,昏過一次又醒來,身邊多個娃的魚干女。
從2000年經歷各大入口網站、線上雜誌專欄撰寫直至今日,雖愛情課題千折百轉,但堅信愛情本質的美好,每段關係都是好教材,值得收藏。

 

部落格:http://www.wretch.cc/blog/hanacolan

推薦專區